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一)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脑洞说开就开!大概我是唯一一个玩祁誉邪教的了。 写好了第一章,后续更新不定期,可能会坑掉,所以请谨慎入坑!萌上这个CP的缘由见此微博,标题也是因为最后那张图: http://weibo.com/5647130469/DuxZq7Xyn

写这一章时我在想,如果没有赤焰军案,誉王会不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呢?

好久没写同人文了,求轻拍~ 

-----------------------------------------------------

白日阴沉,西风瑟瑟,最后一片梧桐叶飘落到泥泞的车马道上,金陵皇城正进入隆冬季节。一辆马车在路上吱呀地缓行着,虽然装潢简朴,但金色的车顶也昭示了车主人的皇室身份。不一会儿,马车在一座庄严的大宅院前停下,高大的门梁上悬着三个大字:祁王府。

从马车上下来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刚及弱冠的模样。他头戴小巧的金色冠冕,并未镶嵌珠宝,一身殷红的锦袍,素雅的暗纹精致而高贵。祁王府大门前的府兵一看见他便恭敬地行了个礼,一个管家急急忙忙迎出来,作揖道:“哎呀呀誉王殿下!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真是稀客啊!”

少年也优雅地回了一个礼,眉目间露出些腼腆:“我此来拜访皇兄,是想向他讨教一些时政上的问题,劳烦李大总管通告一声。”

李总管稍稍迟疑了一下,面露难色:“誉王殿下既是来找祁王讨论时政,祁王府自然欢迎。只是,此时祁王殿下正在筹备给林殊少将军送行的宴席,只怕……”

“今日不方便?”誉王立刻反应过来,明日便是赤焰军出师北漠的日子,而祁王的生母宸妃是主帅林燮的妹妹,他又跟林燮的儿子,也就是他的表弟林殊十分要好,自然是要送行了。说起这个林殊,在金陵城那是无人不知的风华少年,足智多谋,文武双全,誉王也一直羡慕他的才智。不过他虽然是公主之子,也算是自己的表弟,却一直没有什么交往,此时便也不好打扰。

“无妨。”誉王浅浅一笑,掩饰一丝失落,“既然皇兄有事,我就改日再来拜访。”

他礼貌地向李管家做了一个揖,待要转身上车,却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一个白衣少年带着几个随从策马奔来,在祁王府门前停下。

来人便是今天祁王府的客人——林殊。誉王看见他,再次恭敬地一鞠。林殊跳下马,有些惊讶怎么会在这里见到这个在皇宫里都存在感低下的王爷。

未等林殊开口,誉王便说道:“少将军为国出征,可敬可佩。还望早日凯旋!”

“别什么少将军少将军地叫了。”林殊凑到誉王耳边,“这里又不是朝堂,干嘛那么见外?”他拍着誉王的肩膀,“怎么说你也是我表哥,干嘛不直接叫我小殊?”

誉王羞怯地笑了笑:“好,小殊。我今日来拜访皇兄,但既然你们有约,我就不打扰了。等你凯旋回师,我再去拜会。”

“诶,”林殊拉着他的衣袖,“平日里没见你跟景禹大哥有多少往来啊?今天有什么事么?”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誉王答道,“近日来研读了一些皇兄的手记,关于他的时政改革方案我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想要请教,故而就来了。”

“你对改革有兴趣?”林殊惊喜地睁大了眼。

“呵,反正在宫中闲来无事。关心国事,也是做皇子的本分,如果能为皇兄分担一些,岂不是更好?”

林殊激动地拍了拍他的肩:“你有此心,再好不过。景禹大哥正需要这样的支持。何不现在就随我一起去见他?”

“啊,不必了。”誉王推辞道,“今天是他为你送行,想来你们一定有很多体己话要说,我又怎么好意思打扰呢?”

“这……”林殊见此话也无可反驳,“这样吧,等我回来,我们和景禹大哥一起找个时间好好聊一聊。景琰那个木头,每次讨论政事他都不感兴趣。现在我可找到人了。”

“如此甚好!”誉王会心一笑,“那我就盼你早日回来了。”

誉王与林殊告别,回到马车上。他脸上还挂着浅笑,有些期待,也有些不安。

誉王萧景桓,这个二十出头的五皇子,也是皇后言氏的养子。虽然他从小被皇后带大,可他的生母是一个连皇宫都进不了的嫔,只因为皇后膝下无子,他才在生母去世之后被抱养给了皇后。皇后对他倒也尽职尽责,把他养育成一个知书达理,颇具气度的皇子,但他的内心,却十分地缺乏安全感。从很小他就知道他的生母不是皇后,他只是皇后用来巩固自己地位的一个工具,而父皇一直以来都宠爱宸妃,遭遇冷落的皇后也时不时在他面前哀叹哭诉。他深知皇宫中风云变幻无常,稍有不慎,便朝不保夕,所以他总是行事低调,小心谨慎。

皇后对地位如日中天的宸妃和祁王萧景禹又恨又忌惮,她知道光凭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没法跟他们抗衡的。但她不甘心,她想要通过培养誉王的势力来保住自己的皇后宝座。在皇后的示意下,誉王开始关注祁王的一举一动,包括他的朝堂论政,还有他身边的那些人。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对祁王了解得越多,竟然越发敬仰这位英姿飒爽,文韬武略的大哥。祁王的政治远见和处理政务的手段常常让他惊叹不已,他无法想象自己能凭什么才干超越这位完美君王的模板。他也羡慕祁王身边的那些人——林殊——自身就是一个极其耀眼的少年才俊,还有靖王萧景琰——虽然同样出身卑微,却因为他母亲跟林家的亲密关系而跟祁王和林殊他们从小就形影不离。

我自己又算什么?誉王在这样的对比下,竟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孤独。皇后在后宫高高在上,却更像是被孤立,这也使得他自己从小就没有任何朋友。他身边除了那些唯唯诺诺的奴才,也就只有怨妇一般的母后和对自己不冷不热的父皇。他想去跟其他的皇子交往,却总是被母后阻挠:有进取心的皇子怕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游手好闲的皇子又怕把他带坏。母后安排了他的一切——从衣食住行,到人际交往——而一切都是为巩固自己的地位服务。

这一次,是誉王瞒着皇后偷偷跑出来的。对祁王的崇敬之情已经让他不再满足于躲在一旁偷偷观看。他希望真正去跟祁王交流,去学习他的治国之道——对一个刚刚开始接触政治的少年来说,好奇心远远大过野心。他更希望,自己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刚才林殊的那番话,甚至让他有些感动。他已经开始畅想林殊回来之后他们一起畅谈国事的愉快情景了。

“如果母后知道了,大概又会骂我吧。”誉王坐在摇晃的马车里,自言自语道。不过他已经想好了托词。如今朝野上下无人不拜服在祁王脚下,他迟早是要接替皇位的。自己顺势而为,在祁王面前留个好印象,能有什么错呢?


--------------------

继续阅读:第二章   所有章节目录

------------------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


评论(4)
热度(19)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