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二)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感觉已经不是在写单纯的祁誉文了。我其实是在挖掘誉王早年的心路历程,用誉王的视角写一遍赤焰军案前后的故事。誉王和其他人完全沿用剧中的人设,所以与其说我是在“洗白”,不如说是在“补白”。

-----------------------------

“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啊!”正阳宫中,言皇后斜靠在案几上直叹气。誉王僵直地跪在她面前,双眉紧蹙低头不语。“你难道不知道那林家气焰如何嚣张吗?想我言氏三代宗亲,满门功勋,哪一点比不上他林家?本宫身为六宫之主,现在却被那林月瑶骑在头上!还有那个萧景禹,要不是我幼子早夭,哪轮得到他在这儿出风头……”

誉王突然嘴角抽搐了一下,皇后立刻意识到自己言辞不当,便扭转话锋道:“景桓啊,现在为娘就指望你给我争口气了。你从小就聪慧懂事,虽不像萧景禹那般锋芒外露,但论治国资质,绝不在他之下。你现在还年轻,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让你父皇另眼相看,让他相信有能力的皇子不止一个萧景禹!”

誉王凝神片刻说道:“母后,儿臣明白您的意思,您是想让儿臣与皇长兄分庭抗礼。”他抬头望向皇后,声音比起她低沉了很多,但也同样急切,“可是您想过没有,凭儿臣现在的学识和资历,根本无法与他相比;更何况他现在外有足以震慑大梁的赤焰军,内有众多朝臣的拥戴,而我只不过是孑然一身的小小郡王,我拿什么跟他争?”

“你并不是孑然一身!”皇后厉声道,“你有我整个言氏家族做后盾。而且你现在还年轻,等过些日子,为娘会为你选一个能真正帮衬到你的王妃,到时候,不愁你没有自己的势力……”

一听到“王妃”两个字,誉王顿时瞪大了眼睛:“母后!儿臣还不想……”

“你还不想什么?你已经成年,就算是生在百姓人家,也该谈婚论嫁了。”

“这个自然。只是……儿臣的终生大事,儿臣想……能不能自己……”

“怎么?难道你有中意的人了?”

“这倒不是。”誉王口气软了下来,不像是说假话,“儿臣只是……”他对这种事事都被母后安排的生活感到有些厌烦,却又支支吾吾不敢把话挑明。

“行了,”皇后感觉出了他的焦虑,“今儿个我们不谈这个,这事倒也不急。我只是想提醒你,祁王府那边,你以后不许去了。连我的儿子都要去巴结萧景禹,你叫我以后在林月瑶面前脸往哪儿搁?”

“可是母后,”没想到一向乖巧听话的誉王会继续争辩,“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您让我跟他争,我去多了解了解他有什么不妥吗?”

“了解就需要去讨好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祁王府前面说了些什么话!还有那个林殊你竟然也去示好!你怎么尽想着去跟这些林家的货色往来?”

“母后!儿臣只是希望……”

“不用解释了。就是不允许跟他们有私交!这是谕旨!”

誉王怔怔地跪在地上,满脸委屈,却不敢再辩驳。纵使找借口,想来也是难以忤逆母后的心意了。

“启禀娘娘,”一个太监进来打破了这僵持的气氛,“言国舅求见。”

“让他进来吧。”皇后松弛了一下脸部表情,递给誉王一个眼神,誉王赶紧站了起来,退立到她身边。

来的这位国舅言阙,是言皇后的兄长,不但出身显赫,更因为早年辅佐当今梁帝有功而封侯。其实早在梁帝萧选继位之前,他和林燮就都已经是萧选的左膀右臂,三人年龄相仿,意气相投,情同手足。后来言林二人助萧选称帝,一文一武,为他平定内忧外患,二人的地位也如日中天。林燮统领大梁最强的赤焰军七万精兵,言阙也是位及三公,名赫权重。按理说,言林两家自幼交好,言皇后和宸妃小时候也算是要好的姐妹,可自从宸妃入宫,皇后丧子失宠,宸妃和整个林家就成了皇后的眼中钉。让她怨恼的是,哥哥言阙并没有因此站在她这边。相反,他一如既往地跟林家保持往来,不但跟林燮关系密切,现在也是祁王的得力支持者之一。言皇后为此跟他大闹过几次,以至于现在甚少往来。

言阙进殿之后,誉王便拱手道:“见过侯爷。” 他虽是皇后养子,却并未入籍皇后一族,于言阙而言也跟其他皇子别无二致,因此他并不以“舅舅”相称。

言阙也只是简单地行了一个礼,与其说是对皇后行礼,倒更像只是对誉王还礼。皇后并没有在意,而是诧异地看着他。待要开口询问来意,言阙却先开口了:“你刚才教训景桓的话,我都听到了。”

“怎么,你是来教我怎么管教儿子的吗?”皇后没好气地说道。

言阙皱起眉头看了一眼誉王,眼神中竟有些怜悯。“你为什么那么固执呢?跟我闹也就罢了,现在还要让孩子变得跟你一样偏狭善妒吗?”

“我偏狭善妒?”皇后忍不住站起身来,“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那个狐狸精究竟有什么好,让你们两个男人都对她这么死心塌地!她抢走我丈夫,抢走我兄长,现在他们林家连我儿子都要抢走了,你还怪我偏狭善妒?”

皇后的这番话,倒让誉王有些惊讶,他偷偷瞄了言阙一眼,倒没敢露出什么表情。

“行了!”言阙赶紧打断,“我们就不要当着景桓的面吵了。”

皇后故作镇定地调整了一下姿态,对誉王说:“你下去吧。”

誉王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可刚走出门的他还是听到了言阙的一句话:

“你这样迟早是要害了这孩子的。”

誉王心里虽然委屈,但也不至于想得像言阙说的那么严重。这些年他跟随在母后身边,见惯了父皇的冷漠,母后的无助,也目睹过母后在无数的孤灯长夜里偷偷流泪。或许,母后说得对,他是她唯一的希望了。或许,他真的不该那么自私……可他不知道,如果走上母后为他安排的这条道路,等待他的究竟是什么……


-----------------

继续阅读:第三章   所有章节目录

----------------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


评论
热度(11)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