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两段恭觞恭游戏剧情补白

很久以前写的,在古剑吧发过,但也没什么人看。既然开了Lofter,就发上来归个档吧。

这个剧情是顺着古剑游戏写的,跟电视剧没多大关系。


(一)青玉坛琴台对话:

(青玉坛。众人发现秦川百姓化作焦冥,被少恭所缚,后被千觞传送救走。千觞被少恭打倒在地。)

“现在,我只想听你好好地说,说你究竟还隐瞒了多少事情,我的巫咸大人。”少恭俯视着半跪在地上喘气的千觞,显然,此时的他对尹千觞比对其他逃走的人更感兴趣。

如今既已被少恭识破,想必只有死路一条,多说无益。千觞这样想着,拼尽剩余的力气挥刀刺向少恭,试图趁机逃走。少恭敏捷地闪过,却以更迅捷的速度只手掐住千觞的脖子,把他举向半空。一股巨大的灵力从少恭手上传来,让千觞感到越来越眩晕,直到最后失去知觉,沉沉地昏睡过去。

少恭一把接住瘫软的他。看着搭在自己肩头的千觞的脸,他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我会让你走的,别急……”

***

千觞在一张翠绿的床榻上醒来,不知自己已经沉睡了几日。他恍恍惚惚睁开眼睛,屋子里的景象让他感到十分熟悉。他想起来了。十年前,他在青玉坛醒来时,便是在这间屋子,连各种陈设都跟当时一模一样。

他惊愕地坐起来,再看自己身上,竟然跟十年前一样穿着青玉坛弟子的服饰。

少恭……你究竟在玩什么?

他走到屋中间,看到桌上放着他自己的衣服,整齐地叠着,旁边还放着他的刀。正好,赶紧换掉这身青玉坛的晦气衣服。拿起衣服的瞬间,他闻到一股久远却熟悉的气味。当时住在青玉坛的两个月,他的换洗衣服都有这个味道。因为少恭不放心把他的事交给雷严手下的那些弟子,所以就让寂桐亲自打理。他洗好的衣服会晾在少恭自己的院子里,那里种满了君影草,所以他的衣服都有一股君影草的香味。而现在这股味道……正是君影草。

寂桐现在已经不在青玉坛了,难道是少恭……千觞顿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便不再多想了。

换好衣服,千觞推开门。青玉坛的上层已经恢复了夜的宁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夜明珠和灵符在闪烁着荧光的草丛中发出柔和的光亮,让一切都显得空灵而和谐。千觞向四处望去,却不见焦冥的半点影子,大概都被人挪走了。

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该往何处。

就在这时,宁静被打破了。那是一段琴声,与十年前他初次听到的是同一支曲子。他一直没有问少恭这首曲子是什么名字,只是知道,少恭对这首曲子喜爱备至,却又怀着不愿言说的复杂感情。

顺着琴声,他不由自主地向上层中央的琴台走去。虽然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在走向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但他却没法停下脚步。

“世间生灵会因为天地的广大苍茫惊惧与震撼、喜悦与悲伤,琴要说的,岂非正是这些?”这悠远的琴声,让千觞几乎忘记了自身的处境,刹那间想起了少恭曾说过的这句话。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十年前,只是弹琴的,已不是当年那个短发垂肩的弱冠少年。

"你醒了,我的巫咸大人。”琴声并未停下,少恭也未回头。他似乎觉得“巫咸大人”这个称谓十分有趣,再次喊出来时,颇有几分享受。

千觞还沉浸在十年前的回忆中,眼前的现实仍然显得十分模糊。“你……你故意重现我们当年初识的场景……”

“有始有终,方显圆满。可惜你没能再次失忆……”少恭的语气带着点嘲讽。

“你呢?你还是十年前的那个少恭吗?”千觞的声音有些颤抖,全然不见了以往的洒脱。

“我就是我,从始至终,一直未变。”少恭平静地答道,“倒是你,已经不再是尹千觞,而是做回了幽都巫咸风广陌。”

“呵,我早就不是什么巫咸了。就算恢复了记忆,我也回不到从前的身份。”

“你是怕幽都的人不能再接纳你?”

“这对我并不重要,因为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回去。”

“哦?”少恭停下了抚琴的手,略有些惊讶。

“这些年,我活得很好。如果不是一直被你欺骗利用,那几乎就是完美的人生。”

“欺骗利用?千觞何出此言?除了你的身份来历,我何曾骗你去做任何事情?皆是你自己的主动意愿罢了。”

千觞一愣。没错,少恭对他隐瞒了很多事,他也很少对少恭刨根问底,但在千觞看来,这是男人之间信任和尊重的方式。对于他的疑惑,少恭的解释要么都是点到为止,要么巧妙地回避话题,但要说故意编假话来骗他,却几乎从来没有。他知道少恭想取屠苏的魂魄,也知道少恭深爱他逝去的妻子,甚至知道他在青玉坛隐藏的秘密。虽然他现在明白,少恭对他展示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但一直以来,都是他自己主动帮助少恭,少恭却并未真正要求自己做过什么。

“对……是我自己傻,我明知道你要害人却还帮着你。”千觞苦笑道。

“害人?”少恭冷笑,“我只不过是取回属于我的东西。”

“可你为什么要害那么多无辜百姓的性命?”

“哦,这个呀。抱歉我之前没有告知你。我原以为我还有时间跟你解释,可惜啊,你这么快就恢复了记忆……”

“解释?就算我没有恢复记忆,我也一样会阻止你!你以为我还会像上次去过你的密室之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吗?”

“少恭还是少恭,千觞却已不是千觞……”

“少废话!你是没有变,是我瞎了眼,从一开始就看错了人,成了帮你害人的工具!”千觞一时性急,竟拔出刀来指向少恭。

“有意思。”少恭从琴桌旁站起来走向千觞,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十年醉梦江湖,一朝大梦初醒。从甜蜜的梦境跌入冰冷的现实,那种惊愕愤怒又挣扎的滋味,想必……十分……美妙!”

“你……”千觞拿着刀的手在颤抖,“这就是你当初救我的动机?在你眼中,我跟那个吃了梦魂枝种子的鲛人没什么两样,我们都是你的试验品,对吗?”

“不仅是你们,还有小兰,屠苏,甚至锦娘……”少恭步步逼近,千觞因为震怒而发红的双眼让他忍不住走近了仔细观赏。“不过,千觞,关于你的这个试验,你只说对了一半。”

千觞的眼中露出一丝不解,手中的刀不自觉地放低。

“我是给你造了一个梦,但这又何尝不是我自己的梦?你以为我对你所做的一切都不带丝毫感情吗?不错,你是我的试验品,但我也希望,你梦醒的那一日能晚些到来。因为,你梦醒之日,也是我梦碎之时……”

“你……”千觞没想到少恭会说出这番话,更没想到这番话竟能让他的心隐隐刺痛。

“你知道吗,千觞,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我也想像你一样,完全忘记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随性而活,毫无顾虑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但我做不到,我不能忘。一旦我忘记我的过往,忘记我曾经是谁,经历过什么,在我这一世终结之时,我便会魂飞魄散,从这世界上永远消失。我不甘心,我不能接受这不公平的命运!凭什么其他人能轮回往生,忘掉前世的烦恼重新开始,而我,却只能背负着这几千年不断沉积下来的痛苦,不断地为了延续灵魂而挣扎?呵呵,比起魂魄飞散的恐惧,比起渡魂的煎熬折磨,死又算得了什么?”

“可你自己不也让秦川百姓的灵魂永远消失了吗?”

“我要用他们魂魄之力重建蓬莱,白白放走了岂不浪费?”

“重建蓬莱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么?斯人已逝,空留一具具躯壳有什么意义?”

“你不明白!我找寻了几千年,一切有血有肉的温情都会转瞬即逝,留下的只有无限的痛苦。唯有一个永恒的国度,和容颜永驻的焦冥,才可以长久陪伴我,让我永远不再孤独。”

“这种想法实在太疯狂了……”

“你没有数千年割不断的记忆和延续不了的人生,没法理解这种想法是多么美妙。”

“数千年……你究竟……经历了什么……”千觞感到内心有些隐隐触痛,但却容不得他多想,“可是少恭,无论如何,我没法眼睁睁看着你为了一己之私再去害更多无辜的人!”

“我也不指望你袖手旁观。”少恭一拂袖退后几步,重新坐下开始抚琴。他见千觞还愣愣地站在那里,手中的刀举起又放下,便对他说:“去吧,去忘川边上跟他们汇合,然后一起上蓬莱找我。我会好好款待你的。”

“忘川……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在那儿?”

“这你就不用多问了,一切皆在我的掌握之中。哦对了,你的妹妹应该会在蓬莱等你。”

“晴雪?你要对她做什么?!”

“放心好了,她是个乖巧的女孩,跟你一样有趣。我暂时还不会对她做什么。”

少恭的琴声越渐平缓空灵,似乎已经完全无视了旁人的存在。千觞知道,就算自己现在动手,也不可能动少恭一根毫毛。之前的交手,已经让他感受到少恭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他在琴声中缓缓后退,双腿迟疑地迈开,迷惘地转过身。就在这时,背后传来少恭的声音:“千觞留步!”他停住脚步,却听少恭问道:“我忘了问你,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恢复的记忆?”

千觞深深吸一口气,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他了。“其实,这几年我就已经开始陆续想起一些从前的事,遇到晴雪之后,那些记忆变得越来越清晰,直到从祖洲回来之时,我已经完全记起了一切。”

少恭的琴声嘎然中断。“原来从一开始你就已经……那你为什么还要一直帮我?”

千觞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其实他自己都想不通,明明已经知道少恭是当年的仇敌,为什么还是习惯性地站在他这边。或许有太多的东西,已经割舍不下,关于尹千觞,也关于少恭……他犹豫了一下,竟反问道:“那你呢?你现在不也没有杀我,还放我去帮助你的对手。”

“呵呵,千觞以为,你能威胁得了我?我只不过是想你陪我多玩一会儿。”

“你……”

见千觞语塞,少恭得意地翘了翘嘴角,但随即却叹了口气:“但无论如何,我该谢谢你,千觞。你让我的梦比你的醒得晚了一些。”

千觞闭上眼,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如果不是你太过狠绝,我宁愿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

少恭没有说话,琴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却变得有些扰动不宁。千觞最后看了一眼抚琴之人,恍惚中似乎又看到了当年的那个少年,自信优雅,胸中包揽整个天地,却也藏着深不见底的黑洞。他从未看透这个人,但从一开始,就被他的一切所吸引。

只可惜,自此别过,再相见时,便只有拔刀相向,再无他言。

—————————————


(二)蓬莱最终战后


屠苏举着手中的龙鳞,耗尽最后一丝灵力召唤悭臾,随后便昏厥在晴雪的怀中。刹那间,天空中残云翻滚,一条巨大的黑龙出现在云端,片刻便来到蓬莱,滚滚轰鸣让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宫墙又塌了一半。

悭臾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晴雪怀中的屠苏,便俯下身来让晴雪抱着屠苏骑上自己的龙脊。

“这。。。这是什么气息?”大殿另一端,在巽芳怀中奄奄一息的少恭突然开始喃喃自语。他挣扎着睁开双眼,看到一条巨大的黑色身影盘在对面。顿时,他像受到电击一样突然直起半身,把巽芳都吓了一跳。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条黑龙,浑身剧烈地颤抖着,却喊不出一个字来。

黑龙重新腾空而起,回头再次俯视蓬莱大殿,那双因为年迈而已显浑浊的双眼正好跟少恭近乎痴狂的眼神对视。从那眼神中,老龙似乎看到了什么,可那人气息太弱,他无法确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时间紧迫,他必须赶紧离开这里。他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便掉转头,朝着不周山的方向飞去,直到在天空中消失成一个点。

“待他修成……通天彻地的应龙……便要我……坐在他的龙角旁……乘奔御风……看尽山河风光……”少恭死死盯着悭臾消失的方向,突然一口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太古之约……没想到……最后……竟这样……擦肩而过……”

巽芳紧紧抱着少恭,能感觉到一股热泪滑落到她的手上。

“这个悭臾……你因为思念他才被我们趁机打败,没想到他竟然认不出你来了,这就是所谓寡亲缘情缘的意思么?唉……”千觞坐在一旁,忍不住唏嘘叹气。

“千觞?”少恭抬起头来,“你……你为什么还在这儿?”

“我尹千觞从来都是来去自由,还有我不能呆的地方吗?”千觞端起酒壶,痛快地酌了一口。

“没想到……打我最积极的是你……现在留下来陪我的……也是你……”

“跟你打的是风广陌,他已经完成自己的使命了。现在留下来的,是尹千觞。”千觞摇了摇已经喝空的酒壶,扔在一边,“酒喝完了,该干活了。”

他说完便开始施法,一团白光把少恭和巽芳都笼罩起来,但很快便暗淡下来。

“不好……”他暗自叫了一声,再次集中精力运功,但白光也再次消失。一阵轰鸣传来,大殿又有一块高墙塌了下来,险些砸向他们,一旁的火光也越来越浓烈了。

“千觞,你在做什么?”巽芳疑惑地问道。

“你以为我留下来是陪着少恭一起死的吗?我要带你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惜我元气消耗太多,现在已经使不出腾翔之术了。”千觞焦急地皱着眉头。

“你就算……救了我,我也不久……就会化作……荒魂……你又……何必……”少恭已经气若游丝。

“我现在虽然不知道怎么救你,但如果你死了,我可以用幽都固魂之法保你的魂魄七日不散,这样我就可以有七日的时间帮你找到转世之法。”

“七日?……有什么用……我找了……几千年……”少恭迷迷糊糊地答道。

“你别忘了,我曾是幽都的巫咸。而且,我知道怎么进入轮回命盘。”

“什么?你……你要改命盘?”巽芳听了大吃一惊,“你疯了……”

“不,不是改命盘。太子长琴的魂魄当年是女娲大神用命魂牵引之术造的,用的就是命盘之力。如今女娲神力衰竭,恐怕连修补魂魄都做不到,但至少,我们还可以借助别的方法试一试。幽都古籍里记载了很多上古秘籍,连上古大神也不见得完全通晓。我从小读过一些,这几日也渐渐想起了一些……”

“你是说,你要带少恭回幽都?”

“是的。”

“那样太危险了!”

“魂魄都快没了,还怕冒这险?”

“那你自己……”

“你不用担心我。我……我自有我的办法。”

少恭苦笑道:“千觞,你就不要……再折腾我了……你快走吧……就让我跟巽芳……安静地……呆最后一会儿……”此时的他,已经万念俱灰。

“怎么?嫌我打扰到你们了?”千觞蹲下来,一只手托起少恭耷拉的脑袋,“你以为你散了魂,从这天地间消失,一走了之就可以了吗?如果你不入轮回,你欠下的这些债,又怎么还?至少……你得还我的……”

“我欠你……什么了?……”少恭有些哭笑不得。

“这该问你自己!……你知道,我可是很吝啬的,谁要是对我欠债不还,我就是追到天荒地老也要把他追回来!”

“千觞,”巽芳突然一脸严肃,“你抱着他。”

“啊?”千觞吃了一惊,但还是从巽芳怀中接过了少恭。少恭不安地呻吟了一声:“巽芳……”

巽芳突然起身,站到一边开始施法,一团金光把千觞和少恭笼罩起来。

“桐……巽芳,这是干什么?”千觞惊叫道。

“千觞,我相信你可以救少恭。哪怕胜算再渺茫,你也是他最后的希望。我把你们送到岸上,你赶紧带他去幽都吧。我已经时日不多,就让我陪同我的家园一起回归大海吧。”

“巽芳……不要……”少恭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想要挣扎起来抓住巽芳,却被千觞死死地搂住。“少恭,冷静点!”千觞明白,巽芳这样做,是唯一的出路。

“少恭……”巽芳再也忍不住泪水,“如果你能重入轮回,我们……来生再见……”

“巽……芳……”少恭已经无力挣扎,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面金色的墙把他和巽芳隔离开。

巽芳两手轻轻一挥,那团金光变得更加闪亮,直到把两人的身影都掩盖在其中,随即逐渐缩小消失。

他们现在,应该在青龙镇的某个角落了。

巽芳微微一笑,抹干脸上的泪珠,平静地走向那团火海。

“千觞,拜托了。少恭,我去来世等你。”

————————————

就到这里,后续不准备写了。我的脑洞大概就是,千觞带少恭潜回到幽都,当然没法用命盘帮他重入轮回啦(如果so easy,晴雪也不用寻找900年的重生之法了),但他在女娲神殿偷了铸魂石把少恭的魂魄装起来。为了继续帮少恭寻找轮回之法,他便装作大彻大悟重回幽都,重新当上巫咸,但却被禁止离开幽都(这才是真正的动机,电视里那个算神马?)。他跟晴雪一样获得千年的生命。于是这两兄妹就一个在外,一个在内,一起寻找研究重生/轮回之法。襄垣的魂魄在女娲的协助下重新现世,他教千觞如何开启命盘重塑魂魄。但由于命盘能使用的神力有限,要经过900年少恭的灵魂才能完整重塑,而且每次只能重塑一个灵魂,还需要一个活人护法,跟着一起沉睡900年。千觞采用了此法,让自己跟少恭的魂魄一起存封在命盘中900年。晴雪寻找到另外的方法,在900年后让屠苏重生。900年后,千觞醒来,少恭转世成一个孤儿,千觞以大哥的身份收养他(终于能找回他的妹妹头少恭了)。然后他们找到晴雪和屠苏,两兄妹带着两个小孩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好像有什么不对。。。)少恭长大后遇到了N次转世的巽芳,屠苏也娶了晴雪,千觞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少恭和晴雪都要孝敬他哒。作为恭all党我的脑洞也是拼了。。。


评论(3)
热度(34)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