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八)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白月光哥哥没有了,只能永远活在誉王宝宝的心中。。。

----------------


养居殿里,萧景桓面无表情地跪在殿中央。在他面前坐着的梁帝,一双疲惫的眼睛空无一物,目光散乱地看着前方。父子俩一言不发,只有两个太监跟一旁的高湛低声说着什么,接着高湛凑到梁帝身边耳语了几句。

呵,是在描绘大哥死前的惨状,还是在汇报我的表现?景桓心里嘀咕着。

“景桓,你起来吧。”梁帝听完高湛的话,语气比之前柔和了许多,虽然透着一股深深的倦意。

景桓默默站起来。他看着父皇憔悴的样子,想恨,却又恨不起来,心中百味杂陈。

父皇,您杀了自己的儿子,还是会心痛的吧?会吗?……

景桓实在不愿回想天牢里的一切,但他还是努力记住了景禹要他带的话。此时说给父皇听,他或许会心软吧。

他正要开口,却被匆匆奔来的一个侍卫打断了。

“报——”那侍卫气喘吁吁地在殿门前说道,“启禀陛下,宸妃她……她悬梁自尽了!”

梁帝听闻此话,脸色顿时大变:“自尽?真是时候啊……”他睁大双眼,浑身颤抖地站起来,不断向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时间,一股莫名的怒火涌上心头,让他狠狠地把面前的书案掀翻在地。景桓和高湛都惊得赶紧跪下。

“好……算你狠!朕知道你恨朕,你就用这种方式报复朕?嗯?”他踉踉跄跄冲到殿门口,冲着天大喊:“朕还没下旨,你怎么敢死?怎么敢死!”

景桓也慌了。大哥临死前唯一的牵挂就是他的母亲和妻儿,可没想到,这惨剧却来得这么快。大哥泉下有知,该如何伤心啊……

梁帝开始疯狂地砸着养居殿里的各种物件,嘴里不停地念着:“怎么敢死,怎么敢死……”从瓷瓶到书匣,一切他能拿得动的都碎了一地。

景桓和高湛冲上去阻止他,好不容易才让他渐渐冷静下来。他喘了几口气,突然对高湛大声喊道:“传朕口谕,林月瑶和萧景禹,都薄棺简葬,不得立碑牌,不得设祭享!从今往后,宫中任何人都不要在朕面前提起他们的名字!”

说完梁帝就头也不回地走入了侧殿。高湛叹着气,勉强向景桓做了一个“请回吧”的手势,也跟着进去了。

景桓呆立在原地。他答应帮大哥转达遗言,可现如今,他又怎么敢在父皇面前提起此事?但当他看到父皇摇摇晃晃的背影时,竟对宸妃生出些羡慕。父皇终究是爱她的吧。爱得太深,才会如此恨,恨得为她发狂。

当景桓走出养居殿时,天空中开始飞起鹅毛大雪。他迎头走进雪中,任凭寒风像刀刃一样割在脸上,穿透单薄的衣衫刺入骨髓。睫毛上的冰渣模糊了他的双眼,不知是雪花落在了眉眼上,还是泪水在寒风中凝结。

“誉王殿下!”一个宫女叫住他,“皇后娘娘命奴婢在此等候,接殿下回正阳宫。”

***


梁帝在侧殿的龙榻上平躺着。此时他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呆呆地望着顶上的横梁。高湛在一旁惶恐地候着,生怕再出什么乱子。

突然,梁帝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把高湛吓了一跳。

“景桓已经走了?”梁帝开口就问高湛。

“誉王已经离开好一阵子了。”高湛回答道。

梁帝眼珠打着转,接着把高湛叫到面前:“去,把那个告密的人……”他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皇上的意思……”高湛吃惊地望着他。

梁帝睁着红肿的眼睛盯着高湛:“难道还要朕杀更多的儿子吗?景桓以前跟景禹是什么关系,已经不重要了。今后这事谁都不要再提起!”

***


景桓回到正阳宫,皇后急急忙忙迎了出来。

“景桓!”皇后焦急地拉着他,拍着他肩上的雪花,“你没事吧?”

“我没事。”景桓淡淡地回答道,头也没抬。

“没事就好。”皇后松了一口气,却发现他的神情很不对劲,便追问道:“怎么了?”

景桓呆呆地走到案前坐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悲切地说道:“皇长兄他……被父皇……赐死了……”

“什么?萧景禹死了?”皇后吃了一惊,忽觉一阵悲怜涌上心来。

她从怀中掏出宸妃的血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看来这东西也没用了。”她一伸手,把血书扔进了面前的火盆里。

“这是什么?”景桓惊觉道。

“这是……这是宸妃的遗书,请求皇上放过萧景禹。”皇后答道。

“宸妃?遗书?”景桓冲过去跪在火盆旁,愣愣地看着那些在火里渐渐烧成灰烬的血字。

“母后……”他转头望向皇后,眼神突然变得十分可怕,“你原来可以救他的,你原来可以救他的!”

景桓突然发疯似的狂吼起来,之前强行压抑的所有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儿臣?大哥或许不用死的,他不该死的啊!”他失声哭喊着,泪水倾泻而出,在脸上肆意流淌。

“救他?怎么救?让你带着这血书去见皇上吗?”皇后见景桓如此怪罪自己,顿时恼了,“要是救了他,你怎么办?”

“儿臣……儿臣即便被怀疑,也罪不至死。可是大哥他……”景桓不由得回想起天牢里的情景,心如刀割。

“大哥大哥……你就只知道萧景禹!”皇后继续训斥他,“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啊!本宫做的哪一件事不是为了你的前途?你倒好,萧景禹一垮,你就要把自己白白赔进去?你对得起本宫的苦心吗?”

景桓像被一盆冷水泼在头上,渐渐冷静下来,只是不断地轻声抽泣。

“难道……就只能如此吗?”

“景桓,你要明白,”皇后蹲下来,替他擦去脸上的泪水,“身在帝王家,就会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哪怕仅仅是为了自保,你也不得不变得更加自私。为娘不想让你出一丁点儿事,你明白吗?”

景桓抬起头,一张白净的脸上泪痕斑斑。皇后捧着他的双颊,眼中充满疼爱。他轻轻把手搭在皇后的手上,渐渐感到些愧意。他知道,自己的性命和前程不仅仅是自己的,也是母后的。

“母后,请原谅儿臣的冲动。”他跪在地上给皇后磕了个头,“母后的苦心和教诲,儿臣定当铭记在心。”

“儿啊,起来吧。”皇后扶起了他,“你能明白就好。”

皇后叫人给景桓送上茶点,好让他恢复一下心情。这时,殿外突然一阵骚动,接着一个人闯了进来。

来的人是言阙。

他站在那里,面色铁青地盯着皇后,一言不发。两道目光像两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皇后大概猜到他的来意了。

“你是替林月瑶来向我兴师问罪的,对吗?”

“乐瑶自尽之前,你去过月华宫。你都跟她说了什么?”

“我跟她说了什么,你不必知道。”

“是你逼死了她!”言阙怒吼道。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言家!”皇后也不示弱。

“为了言家?呵呵……”言阙冷笑道,“我真没想到,言家还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

“你……”皇后被言阙一番恶狠狠的言辞呛得说不出话来。

“侯爷!”一旁的景桓插了进来,“你怎么能这样说母后呢?”

言阙仿佛这才发现景桓的存在,顿时转过头对他怒目而视:“萧景桓,你别以为你就可以置身事外。萧选让你去杀你的兄长,你竟然就这样乖乖地去了,连一句求情的话都没有!你们……你们真是亲母子啊!可怜祁王殿下还对你那么赏识……没想到你还真跟萧选一模一样,一样的薄情寡恩!”

景桓双拳紧握,不住地颤抖着,牙齿几乎要把嘴唇咬破。他一声不吭地听着言阙的责难,就像还未止血的伤口上,再被撒上一把盐。但他没有做任何辩解。哪怕是有千百个为自己开脱的理由,此时此刻,都显得苍白无力。

皇后终于忍不住了:“是我教他那么做的。要怪,你就怪我吧!”

言阙发出一串鄙夷的冷笑,随即说道:“罢了,罢了。我只怪我自己瞎了眼,看错了这么多人……”

他一拂衣袖,转身离去:“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踏入正阳宫半步。你们好自为之吧。”

皇后愣了半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还是忍住了没流下来。她拉着面色苍白的景桓坐在自己身边,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额前凌乱湿冷的发丝。

“不要想那么多,都过去了。”她安慰景桓道。

是啊,都过去了……经历过这些以后,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景桓抬起头,眼中充满了迷茫。


----------

章节后记:

- 梁帝那句“朕还没下旨,你怎么敢死?”是呼应了原剧里誉王死的时候他说的那句话。但他在这里的心境是大不一样的。此时的梁帝年轻气盛,对于自己失去掌控的人和事,愤怒多于哀痛。而宸妃的死和誉王的死,相似又不同。这是因果轮回,但轮回中又有变化。

- 言阙本身是个沉着冷静很有智慧的人,但赤焰案涉及到的是他感情最好的兄弟和他最爱的女人,因此我让他变得冲动了一点。毕竟他也是能做出炸祭台刺杀皇帝甚至连儿子的安危都可以不考虑这种疯狂举动的人,所以一意孤行不顾言家也是可以发生的。

- 对于皇后,我没考虑洗白她或者让她替誉王背锅的问题,只是想让她更立体一些。

- 誉王本性是善良的,但也有软弱和自私的一面。这注定了他做不到像靖王那样为了内心的信念和感情坚持自我,而只能在环境的逼迫下步步妥协变质。对我来说,这是最大的虐点。


----------------

继续阅读:第九章  所有章节目录

---------------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5)
热度(7)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