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十二)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

皇后这几天心情自然是不好。好不容易盼着宸妃倒台,现在却又冒出来一个越贵妃,看来这后宫争宠之战,真是前路漫漫。景桓被封亲王之后,可以随意出入后宫,所以这几日他便每天都去正阳宫请安,也好陪母后消消气。

“越贵妃三年前就在我府上安插眼线,看来是早有预谋,绝非等闲之辈。”景桓说着,把一瓣剥好的橘子递到皇后手中。

“是啊。”皇后接过橘子答道,“其实想想这几年,皇上对她也是恩宠不断,只是有个宸妃在,竟让本宫忽略了她的威胁。实在是大意了……”

“母后勿忧。就算越氏再得宠,但就凭萧景宣那个草包,想跟儿臣斗,还差得远!”景桓半眯着眼轻蔑地说道,“现在他不过就是仗着他生母混了个亲王,可刑部不还是落到了儿臣手中。”

皇后欣慰地笑了笑:“说起这次赤焰余党的案子,我一开始还担心你会因为萧景禹而下不去手,没想到你做得这么漂亮,一点都没让我操心。”

景桓神情中突然闪过一丝落寞,但随即又掩饰住了:“儿臣已经成年,这些事情自然是应该独当一面,怎敢再劳烦母后操心?不过这一次,也多亏了母后给儿臣找来的季师爷,他在这个案子里的作用可是举足轻重啊。”

皇后笑着点点头:“他可以算是我们言家的自己人。以后你这朝堂官场上的事,还得多向他请教请教。”

“儿臣明白。”景桓颔首答道。

“下一步你有何打算?”皇后继续问道。

“赤焰案之后,朝中有大量的官职空缺需要填补。儿臣已经打算去拉拢吏部,这样便可以在官员任命中占据主动。”

“这也是季师爷的意思?”

“正是。”

“皇儿学得可真快,果然没让本宫失望。”皇后笑着拍拍景桓的手。

这时,一个宫女急急忙忙走到皇后身边小声禀报:“启禀娘娘,掖幽庭出事了。”

“嗯?”皇后抬起头,“掖幽庭能出什么事?”

“死了两个人。”

皇后轻笑道:“掖幽庭死个把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宫女压低了声音:“死的是……祁王妃母子。”

“啊?”皇后稍稍一惊。

这时一旁的景桓突然一拍桌案站了起来。

“你说清楚,他们是怎么死的?”他急切地问宫女。

“祁王两岁的儿子是前两天病死的,然后……然后今天祁王妃也投井自尽了。”宫女答道。

“病死的?”景桓一脸猜疑,“这好端端的怎么就病死了呢?”

“小孩子到了掖幽庭那种简陋的地方生病也是正常的嘛。”皇后安抚景桓道。

“可是听掖幽庭的人说,”宫女继续说道,“这孩子之前并没有病症,而是突然就发病死掉的,病因不明。”

皇后和景桓四目相对,便都猜到了。

“这么说,他很可能是被毒死的。”皇后缓缓说道。

“母后!”景桓突然跪下,“您掌管后宫,现在掖幽庭出了这样的事,您一定要查啊!”

“查?你让我怎么查?”皇后皱起眉头,“掖幽庭这个地方,一旦进去,是死是活就没人会管。现在人都已经死了,就算查出来又有什么用?皇上会为了掖幽庭的罪奴去惩治其他人吗?”

景桓郁闷地低下头,母后的话确实无可辩驳。他想了一阵,接着开口问宫女:“掖幽庭还有祁王的什么人?”

“还有祁王的一个侧妃。听人说……还怀有身孕。”宫女答道。

“啊!”景桓睁大了眼,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他赶紧转向皇后,眼中充满的祈求:“母后……”

“怎么,你想让我插手去保护她?”皇后略有些恼怒,“你这不是让本宫去犯皇上的禁忌吗?你呀你,怎么一遇到萧景禹的问题就这么幼稚了呢?”

景桓悲切地说道:“大哥临死前,儿臣曾答应他转告父皇,善待他的母妃和妻儿,可儿臣……儿臣却未能履行诺言。眼看他的母亲和妻儿都一个个死去,儿臣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最后的血脉被葬送掉呢?既然有人毒杀大哥的儿子,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遗腹子。母后……求母后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皇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景桓啊,你要本宫怎么说你呢?这种事情,你没法管,更不应该管!你想想,你自己也要争储的人,留着一个祁王的遗腹子,对你有什么好处?”

“争储……”景桓抬起头来,恍然大悟,“对啊,除了我,还有谁在争储?一个掖幽庭的小孩,能对谁有威胁呢?”

“你是说……献王?”皇后问道。

“正是!”景桓一拍手,“儿臣怀疑,此事就是越贵妃所为!”

皇后沉思了一阵,却仍一筹莫展:“就算知道是越贵妃所为,也无济于事啊。”

“母后难道不想趁此机会抓住她的把柄踩她一脚?”

皇后摇摇头:“这个把柄根本就没法用。现在皇上对萧景禹连提都不愿提起,这事要是闹到他那儿去,本宫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景桓怔怔地愣了半天。如此,真的只能见死不救了吗?

***


从正阳宫出来,不觉已近黄昏。景桓让誉王府的车架到皇宫外等着,自己却一心想着祁王妻儿的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掖幽庭。

掖幽庭坐落在后宫不起眼的一个角落,是一座关押宫中罪人家眷的院落。一旦进到这里,除非有特赦,女眷都将劳役终老,幼童年长之后则会发配出宫,终身为奴。赤焰案后,祁王府的家眷也被关押在这里,就算留得一条性命,也绝无重归皇籍的希望。只是祁王如此得人心,难免会有人想着替他翻案复仇,这祁王血脉,自然就会成为某些人的隐患。

景桓走过去,但见高墙耸立,只留一扇狭窄的柴门,门前杂草丛生,完全不像这金碧辉煌的皇宫应该有的部分。景桓只在小时候一次在皇宫里乱闯时不小心来到了这儿,就立刻被奶妈抱走。这样卑微落魄的地方,本就不是他这种身份贵重的皇子应该来的。

门口守卫的太监一看见景桓,就吃惊地叫起来:“誉王殿下,您这么尊贵的身份怎么也到这种地方来了?赶紧回吧,别沾了晦气。”

景桓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径直走上去,塞给太监一袋银子:“本王来向你打听一个人。”

太监的眼中闪过一丝警觉,小心翼翼地说道:“殿下要打听谁?”

“祁王的侧妃,是不是已有身孕?”景桓压低声音问道。

“这……”太监眼神直躲闪,“小的并未听说。”

“你确信?”景桓追问道。

“确实……确实没有。”

太监的回答让景桓有些失落,但也让他安心了不少。祁王终究还是没能留下血脉。不过这样一来,应该就不会再有人对一个毫无威胁的女子下手了吧。

景桓独自离开掖幽庭,却被墙角下的另一个人看见了。

那人等景桓走远,便朝着掖幽庭门口走去。

“纪王爷!”太监小声地招呼着。

这位纪王爷,是梁帝最小的弟弟,也是他唯一还活着的兄弟。多少年以来,他只管风月,不问朝政,是京城内外出了名的风流王爷。他成天不是出没于螺市街风流快活,就是遍请文人骚客到自己的京郊别院歌舞升平,除了皇宫家宴他平时都很少进宫。只是赤焰案之后,他独自往皇宫跑的次数增多了,似乎在谋划什么事情。

纪王爷做了一个手势,似乎跟这太监早就有约。他凑过去问道:“刚才誉王跟你说什么了?”

“誉王在向小的打听祁王侧妃是否怀孕的事。”

“啊?”纪王爷顿时有些紧张,“看来咱们得抓紧了。这一次可不能再慢一步!”

***


第二日,景桓正在正阳宫中陪皇后,却又见宫女进来禀报:“娘娘娘娘,掖幽庭又出事了,祁王的侧妃……也死了。”

“什么?”景桓一下站起来,差点把桌案掀翻,“这怎么可能?”

他想都没想,就向宫外冲去,皇后也叫他不住。

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掖幽庭的时候,只见一行人正拉着板车在门口运一具尸体。

景桓冲过去,不顾左右阻拦掀开裹尸布,出现的是一张惨白扭曲的女人的脸。一阵恶臭熏得他赶紧退后三尺。

“哎呀誉王殿下,您怎么能碰这种东西呢?”门口的太监赶紧过来递上一张手帕。

景桓接过手帕捂着鼻子,才定了定神问道:“她真是祁王侧妃?”

“唉……”太监叹气道,“你说这一家人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景桓默默地低下头,一颗心有如被万马践踏,破碎成泥。

大哥,我终究还是辜负了你,什么都没能为你留住。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残忍,逼得我把你的一切都一点一点抹去……

景桓沿着院墙麻木地走着,到转角处却迎面碰见了纪王爷。

“皇叔?”景桓吃了一惊。

“哎呀,景桓!”纪王爷也显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我就随便走走……”景桓支支吾吾着,心情还没从沉痛中恢复过来的他连怎么撒谎都忘了。

“哦?”纪王爷眨眨眼,“你从掖幽庭那边过来,有没有听说那边出什么事了?我正在附近转悠,听见了消息就过来看看热闹。”

“掖幽庭有什么热闹可看?”景桓对这个没谱的皇叔有些无语,又不想再提起此事,“不就是……死了个罪奴嘛。”

他不想再多谈,便匆匆告辞离去。纪王爷也没有拦他,只是捏着下巴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年纪轻轻,何苦这样造孽啊。”

纪王爷过去跟守卫太监碰头:“祁王侧妃暴毙的消息,一定要大肆宣扬出去,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这正是纪王爷的计划。他暗中买通了同情祁王的太监和宫女,用一具找来的女尸装作暴毙的祁王侧妃大张旗鼓地送出宫去。而怀孕的祁王侧妃已被他更换到了一个官宦女眷的名下。

誉王的出现本不在他的计划中,只是他怀疑誉王就要动手加害祁王的遗腹子,便加快了计划的实施。而这样一来,人们就很容易联想到是誉王下的手,也让祁王侧妃的死更可信。

第二天朝会的时候,景桓一走到承乾殿前便发现窃窃私语的大臣们立刻停止了交谈,有的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过头去,有的脸上勉强挤出些恭敬向他问安。

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他也渐渐地不那么在乎了。不过他还是在散朝后拉着齐敏问那些朝臣在说些什么。

“他们在谈论掖幽庭的事……”齐敏小心翼翼地答道,“而且有些人还给殿下您起了一个外号。”

“什么外号?”

“毒蛇……”

“呵!”景桓竟然笑了,“好,很好。那本王就让他们看看,这条蛇是怎么变成龙的吧。”

想要守护的东西反过来成了射向自己膝盖的利箭,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

当他对祁王所有的牵挂都被一一抹去之后,夺嫡之路,就再也不存在来自他内心的阻碍了。


-------------

章节后记:

我不是誉宝的后妈,而是跟他有仇,一定是的。。。

誉宝:请叫我背锅侠。

至此,黑化任务达成。

至于纪王爷,作为琅琊榜实力坑誉王第一名,我只是在他的功劳簿上添上了小小的一笔。毕竟比起去逛个妓院就把誉王的吏部刑部整下去和再去听个小曲儿就把悬镜司和誉王的七珠亲王搞没(两次其实都是伪证有木有!)这种重磅轰炸而言,让小棋子仅仅是背个锅这种事太小case了。

----------------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所有章节目录

----------------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34)
热度(3)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