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十三)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没错,我一下子跳到了六年后(确切地说是N年前),而且一下子从祁王线跳到了滑族线。既然要写誉王的命运,那这条线肯定是要重点写的。

这两条线看似平行,其实又是因果轮回,造就了誉王悲剧的一生。。。

我好像把璇玑写成了姐控。。。

鉴于此文已经超出了祁誉文的范畴,我把标题改了,不过暂时还是沿用原标题,等完结修订后再按新标题放出来。

新标题是:【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


六年后。

金陵西郊是一片静谧悠闲的田园景致。穿过漫山野花,进入绿竹深巷,便有一处僻静雅致的别院。院门竹匾上书三个字:“玲珑斋”,娟秀中透着苍劲犀利。

玲珑斋的主人是一位四十出头岁的女人。她正站在窗前凝望着屋檐下轻轻摇曳的风铃独自神思,一张苍白的脸上几乎没有血色,透着她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憔悴。但即便是这样的病态,也难掩她眉骨间的绰绰风韵。

这样一间宁静祥和的院落,这样一位病体娇弱的女子。又有谁能想到,金陵城这些年来的风起云涌,源头就在这里。而她——滑族末代掌政公主秦璇玑——便是这一切的幕后主使。

滑族——那个深深刻入她的骨髓,融入她的血液的名字。自从那场灭国之殇以后,这二十三年来,她连每一口呼吸都是为了那个矢志不渝的信念——复国,哪怕复国无望,也要复仇!

她要向梁国复仇,更要向大梁皇帝萧选复仇。因为国仇家恨,更因为她不能容忍这样一个男人欺骗利用抛弃和毁灭了她最挚爱的亲人——她的姐姐玲珑公主。

“姐姐……”她看着手中一张泛黄的书信,双眉紧蹙,思绪飞回到了二十三年前……

***


那时的璇玑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滑国国王膝下无子,只有玲珑和璇玑两个女儿。滑国历来女杰辈出,王室传位也不分男女,原本的王位继承人玲珑因为远嫁梁国皇帝,自愿放弃了王储之位,因此璇玑便成了储君。十年前滑国就在名义上归顺大梁,近年来两国交流日渐频繁,更有许多滑族人涌入大梁经商。但只有很少人知道,促成这一局面的,是玲珑十年前秘率领滑国军队协助萧选登上了帝位。

璇玑跟姐姐自幼亲密,三年前因为玲珑生孩子,璇玑便说服了父王来到金陵,一来可以陪伴姐姐,二来也是为了历练。

璇玑原以为能进入富丽堂皇的大梁皇宫,谁知却只能跟姐姐和侄儿蜷居在这京郊行宫星蕴宫,连平日的出入都受到限制。宫里人也只知祥嫔,不知道什么滑国公主。

“你堂堂一国公主,原本的王位继承人,为这个男人做了这么多牺牲,难道就只换来这样的生活?”璇玑曾这样忿忿不平地为姐姐抱怨。

“我不是为了他,”玲珑平静地回答,“我是为了滑族。”

“为了滑族?”

“当年,我跟萧选确实有过约定:我助他登上帝位,他则以和亲的名义娶我入宫为妃,让大梁与滑国交好。可当我来到金陵之后,才发现上了他的当。”

“他骗了你?那你为什么还一呆就是十年?”

玲珑淡淡一笑:“他娶我,却从来不想让我入宫为妃。其实我明白他在忌惮什么。他怕公开我的身份之后,会暴露当年我助他篡权夺位的内幕,所以他只想把我安安静静地困在这里。只要我老实地呆着,梁国和滑国便会相安无事。”

“姐姐……”璇玑不禁悲愤道,“难道我们滑族的福祉要用你一生的幸福来换取吗?这不公平……你不应该承受这么多的!”

“我生为滑族公主,就注定了要为滑族生,为滑族死。更何况,是我自己看错了人,那也只能自食其果。只是……”她看了一眼榻上熟睡的儿子,粉嫩的脸蛋,白净的小手,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看着景桓一天天长大,我越来越觉得,必须得做出一些改变了。”

“姐姐的意思是……”

“景桓迟早会知道他的滑族身份,而萧选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啊!”璇玑一惊。莫非这意味着,他们母子迟早会被灭口?

“姐姐有何打算?”璇玑问道。

“我要把景桓带走。我要带他回到滑国,让他在自由广阔的天地下无忧无虑地长大。”

“太好了!”璇玑突然雀跃起来,“姐姐回去了,我就可以不用做掌政公主了。到时候,我要带着侄儿去游遍北原的大好河山!”

“你呀,”玲珑笑着用手指在璇玑的鼻头上轻点了一下,“还是跟小时候一样顽皮。”

自从景桓出生以来,梁帝到星蕴宫也越来越频繁。看得出,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儿子。

景桓也是个天生就讨喜的性子。每次梁帝逗他,他都总是摇摇晃晃地追在后面,清脆稚嫩地喊着“父皇”。有时也会用白嫩的小手拽着梁帝的衣角,胖嘟嘟的脸上眼睛笑成两条缝。

这日,梁帝跟玲珑母子在花园里嬉戏。他开心地一把把景桓抱起来,对身旁的玲珑说:“你看,景桓多像朕。”

“美得你的!”玲珑跟着打趣道,“明明就更像我。”

“你不知道,那日朕把景桓带到皇祖母那里,她看了一眼就说,朕这些个儿子里,就景桓长得最像朕小时候!”梁帝得意地说着,忍不住在景桓脸上亲了一口。

玲珑听了这话,若有所思。她把景桓从梁帝怀中抱下来,向一旁叫到:“璇玑,你帮我把景桓带下去,我有话跟皇上说。”

璇玑正半躺在一颗槐树底下乘凉。她扔开嘴里叼着的狗尾草,走过去笑盈盈地牵着景桓的手把他领开。走出花园后,她却名没有离去,而是把景桓交给了宫女,自己躲在一块假山石旁偷听姐姐和梁帝的对话。

“你想跟朕说什么?”梁帝意犹未尽地望着景桓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忐忑。

玲珑的表情变得严肃:“景桓都快三岁了,臣妾跟了陛下也有十年了。当初你承诺过的话,难道都忘了吗?”

“当初的话?”梁帝警觉地睁大眼,“没错,当初朕是承诺过你。可这么多年来,朕不也好好对待你和你的族人了吗?”

“好好对待?你答应的是以滑梁两国联姻的名义把我封为妃。可现在呢?滑国倒是成了梁国的属国,而我堂堂公主,却只是个名分低贱连身份都不能公开的嫔!”玲珑忿忿地说道,“这么多年我都忍着,等着,可眼看着景桓渐渐长大,我不能再等了!你就这样任他长在宫外,每年就带进宫一两次,他还算个皇子吗?你要我们的儿子以后在皇族中如何自处?”

“景桓当然是朕的皇子!”梁帝瞪眼道,“跟其他皇子没什么两样!”

“没什么两样?”玲珑冷笑道,“你敢说你没有因为他的滑族血统忌惮过他继承你大梁的帝位?”

“简直胡说八道!”玲珑的话直戳梁帝的内心,让他不禁胆寒。

“那你又何必把我们母子像软禁一样圈养在这京郊行宫?你又何必害怕让我们正大光明地进到你的皇宫?你口口声声说爱我,爱景桓,但你又何曾公平对待过我们母子?”

“够了!”梁帝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你不要逼朕!”

“我并不是在逼你。”玲珑倒是越发淡定,“我是在帮你找一条两全其美的出路。”

“出路?”梁帝疑惑地问道。

“我理解你的苦衷,所以我不需要你为我们母子做什么。但你知道,我们不可能永远这样僵持下去。景桓总有长大的一天,你就不为他的未来考虑考虑吗?”

“景桓的未来?他当然是尊贵的皇子,还有什么需要朕考虑的吗?”

“你觉得真会那么简单?”

玲珑犀利眼神似乎要刺穿梁帝的五脏六腑,把他肚子里想过的没想过的都看了个透。

“那你想怎样?”梁帝闪躲着她的目光。

玲珑突然跪倒在地:“请陛下恩准臣妾带景桓回滑国!”

“你说什么?”梁帝吃惊地张大了嘴。

“陛下,臣妾知道我们母子的身份让陛下很尴尬,既然如此,何不放我们远走高飞?这样一来,景桓就永远不可能对您造成任何威胁,当年的事也永远都不会有人再提起。”

“你要带走朕的儿子?!”梁帝神情诡异地看着玲珑,“呵呵……呵呵……朕的嫔妃要带走朕的儿子?做梦!”梁帝怒吼道,“景桓身上流着我大梁皇族的血液,他就永远是大梁的皇子!你有什么资格带走他?”

“可他也是滑族的皇子!”玲珑正色道,“你口口声声说他是大梁皇子,你能让他继承你的皇位吗?你不能,可是我能!我能让他成为滑国的王!”

“简直天方夜谭!”梁帝深知滑国并不是真正安于现状的等闲小国,大梁与滑国现在虽然暂时平和,但迟早还会起摩擦。到时候难道要让儿子来对抗老子吗?

“祥嫔!”梁帝厉声道,“朕命你好好替朕养这个儿子,不许再有其他想法。否则,别怪朕翻脸!”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璇玑急急忙忙跑到玲珑身边,只见玲珑坐在地上,眼里全是绝望。

“璇玑,你去准备准备吧。”

“姐姐莫不是想偷偷逃走?”

“如今话已经说开,萧选不会留给我们太多时间了。”

----------------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所有章节目录

--------------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



评论(8)
热度(7)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