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十四)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

是夜,月黑风高,星光黯淡。玲珑和璇玑素妆青袍,身着佩剑,从后院翻墙出了星蕴宫。景桓被玲珑抱在怀里,他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用小手紧紧地搂住母亲的脖子,好奇又警觉地睁着大大的双眼。

谁料刚过宫墙,他们便被巡防营的人盯上了。原来白天梁帝离开的时候,便吩咐巡防营添加人手看着星蕴宫。

“站住!”

姐妹俩被巡防营围追,只得往街巷深处跑。眼见追兵越来越近,璇玑一把拉住玲珑,把她和景桓塞到一片废弃的作坊里,自己却拔剑出鞘:“我去把他们引开,你们在这儿躲一躲。”

“璇玑……”

玲珑还来不及叫住她,她就纵身一跃跳上屋檐,引着十几个追兵向别处而去。

眼见又有一群追兵朝这边赶过来,玲珑只好拉着景桓退进一间作坊。因为顾虑到景桓,她不敢跟这些士兵正面冲突。

屋子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景桓战战兢兢地发抖,却也不敢出声,谁知他一不小心踩到不知道什么东西上崴了脚,顿时吓得“哇”一声叫了出来。

玲珑赶紧捂住景桓的嘴,却已经晚了。正准备离去的追兵听见声音,便掉头把这一片房屋围起来,虽然他们并不确定声音是从哪一间屋子发出来的。

四周又安静了一阵。景桓怕得要命,但小小年纪的他已经明白母亲的心思,哪怕眼泪不断地打着转,他也紧紧地闭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

巡防营在外边勘查一阵无果,又怕贸然挨个房屋地搜会让他们在漆黑混乱中跑掉。领头的小队长突然一拍脑袋:“去把弓箭手调来!”

玲珑搂着景桓躲在墙角,半天不见外面动静,正纳闷,却突然听见门外似乎来了更多的人,然后一个声音开始喊话:“祥嫔娘娘,我知道您就躲在这里。还请您现身跟小的回去,不要为难我等。否则,弓箭无眼,只怕会伤着您跟五皇子啊。”

他们竟然要放箭!简直卑鄙!

玲珑想冲出去跟他们拼命,但又忍住了。或许,他们只是借此威胁呢?射杀皇子的罪责,一个小小的巡防营怎么担得起?

屋外的人又喊了两遍,玲珑都默不作声。然而她还是低估了巡防营的胆子。

那人一声令下,一阵箭雨便飕飕地倾泻而来。

玲珑挥剑挡开迎面射来的几支箭,却有另一支紧跟着从景桓的耳旁擦着他的发梢呼啸而过。

景桓只是哼了一声,紧紧抱住玲珑的腰,浑身不断颤抖。他为了不让自己哭出来,已经把薄薄的嘴唇咬破。

玲珑却憋不住了。她怕再这样下去,迟早要伤到景桓。

“住手!”她朝外面大喊一声,箭雨顿时停了。

房门被一脚踹开,玲珑一手把景桓护在身后,一手持剑挡在胸前,一步步走了出来。

巡防营的小队长得意地笑着。这可是大功一件啊。他一面叫人去禀报,一面对玲珑说:“祥嫔娘娘,请放下剑跟我们走吧。”

“休想!”玲珑用剑锋指向他,“放我们走!”

小队长对旁边使了个眼色,便有两个人拿着刀冲上来。玲珑左手一把抱起景桓,敏捷地侧身闪开刀锋,随即斜走一剑挑破那人的手筋,再反身飞起一脚踢在身后偷袭的另一人脸上,旋即一剑划破了他的喉管。

玲珑提着滴血的剑刃伫立在原地,凌厉地望向四周。景桓似乎也被母亲震撼住了,只是紧紧地抓着她的胳膊,眼睛都没眨一下。

双方的僵持很快被打破。梁帝坐着马车赶到,还带来了一队禁军。

“祥嫔!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快把景桓放下来!”梁帝怒吼道。

玲珑立剑回话道:“我是景桓的母亲,今天无论你放不放行,我都要带他走!”

“你……你把我的皇儿置于险境,还有什么资格做这个母亲?”

“将他置于险境的不是我,是巡防营放箭的那些人!”

“放箭?”梁帝震惊的目光扫向四周,“是谁下令放的箭?

那个下令的小队长已经吓得直哆嗦。

梁帝猛地从身旁侍卫的腰间抽出佩剑,骂道:“你这胆大妄为的混账东西!”说完便一剑刺穿了那人的胸膛。

不知道是不是被父皇恐怖的样子吓到,憋了太久的景桓终于忍不住哇哇哭起来。玲珑也愣了一下,手中的剑不觉低垂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早已伺机而动的几个禁军高手立刻飞窜到玲珑身边,一脚踢飞她手里的剑,再拿几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另一人则把景桓从她怀中猛的拽走。

“娘!娘——”景桓死抓着玲珑的胳臂,放声大哭。

“景桓!”玲珑也拼命地想拉住景桓,身子却动弹不得。

景桓终于还是被送到了梁帝的怀中,尽管他仍然朝着玲珑嘶喊着“娘”。

“把祥嫔押到刑部天牢!”梁帝一边下令,一边哄着怀里大声哭闹的景桓。

一片混乱中,上空突然传来嗖嗖两声,押着玲珑的两个卫兵应声而倒。璇玑从屋顶上飞身而下,拉起玲珑就要走。

“景桓!”玲珑仍然想要从梁帝手里抢走儿子。

“姐姐!”璇玑死死拽着她,“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在禁军围过来之前,璇玑拉着玲珑左劈右挡杀出一条血路。

“放箭!放箭!”梁帝高喊着。

几个刚才被惊吓到的弓箭手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搭上弓胡乱射了一阵,自然是阻挡不了这两个身手非凡的女子突围而去。

梁帝望着两姐妹离去的身影,对跟在身旁的高湛说:“传朕口谕,从即日起,封锁星蕴宫,秘密搜查全城。另外,所有相关人等都关押起来,今晚的事不得走漏风声。对外就宣称……祥嫔病故。”

他看看已经哭累了只能趴在他肩头沙哑抽泣的景桓,伸手拍拍他红彤彤的小脸蛋,语调也变得柔和:“儿啊,父皇会给你找一个更合适的母亲,嗯?”

***


“不行,我要去把景桓救出来!”躲在一间柴房里的玲珑准备再冲出去。

璇玑一把拉住她:“姐姐,景桓已经被梁帝带回了皇宫,你怎么去救他?”

“如果不带上景桓,我自己一个人回到滑国又有什么意义呢?”玲珑怅然道,“若是把景桓留在宫中,只怕是要从此受人欺凌……”

“梁帝那么喜欢景桓,应该不会亏待他。我们还是先回滑国,再从长计议吧。”玲珑劝慰道。

玲珑叹了一口气。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

白天开城之后,她们化装成一对老夫妇,蒙混过关逃出了金陵,一路风餐露宿,终于回到了远在北方的滑国。

滑国国王已经年迈体弱,看到两个女儿都回到身边,自然是万分惊喜。可父女重聚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他们便收到信报:梁国的赤焰军正向北漠开来,欲以私通敌国大渝的罪名剿灭滑国。

玲珑万万没想到,她执意回到滑国,带给故土的竟然会是灭顶之灾。

滑国国力本就弱小,再加上近年来跟周边相安无事,军力也削弱了不少。如此孱弱的实力,怎么抵挡得住大梁最精锐的赤焰军的铁蹄?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好向大渝求援了!”璇玑建议道。

玲珑立刻反对:“可那样一来,我们通敌大渝的罪名不就坐实了吗?”

“姐姐,你还对梁帝抱有幻想吗?你以为我们彰示了清白他就会放过我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只不过就是想找个借口灭了我们。”

“我真是没想到……”玲珑痛心道,“我知道萧选薄情寡恩,却没想到他能绝情残暴到如此地步!”

她上前一步拔出房中悬挂的佩剑,望着冰冷的剑刃咬牙说道:“立即派人去联络大渝。无论结果如何,我秦玲珑誓与滑国共存亡!”

***


滑王老迈,被大梁出兵的消息一刺激更是一病不起。玲珑和璇玑亲自披挂上阵,带领滑国仅有的三万将士去抵挡赤焰军十万铁骑。大渝口头上答应出兵相救,却打着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算盘,只在赤焰军外围不痛不痒地骚扰,只求延长战期,让双方的损失都更大一些。

滑国的一座座城池被赤焰军轻易攻破。铁骑所过之处生灵涂炭,万千良田化作焦土。滑族人更是流离失所,大量的难民涌过梁滑边境。

只在滑国王城,赤焰军遭到了最强烈的抵抗。玲珑亲上城门指挥将士抵挡住了赤焰军一波又一波的进攻。这一僵持,竟然长达半年之久。

玲珑本想请大渝出兵攻打赤焰军,这样他们就能里应外合逼着赤焰军退兵,谁知大渝却想等着他们灭国之后再从疲惫的赤焰军手里抢走城池。而赤焰军哪怕补给不足,耗去大半国力,也丝毫没有退兵的意思。看来梁帝是铁了心的要让滑族灭国。

偌大一个王城,一时间竟成了一座注定要走向毁灭的孤城。

滑王终于支撑不住病故了。城内已经粮草枯竭,百姓食不果腹,饿死的骸骨随处可见。玲珑决定带着王室宗亲和所有愿意跟随的百姓突围。

突围战异常惨烈,不但滑国军队几乎全军覆灭,许多平民也惨遭杀戮。玲珑率领一队先锋试图引开赤焰军主力,却正好遭遇了赤焰主帅林燮。林燮武艺超群,玲珑不是他的对手,被一枪刺在腹部,在众将士的拼死力保下才得以逃脱,与璇玑率领的另一队人马在密林深处汇合。

大帐内,玲珑奄奄一息地躺着。伤口的剧痛折磨得她额头直冒着冷汗,失血过多让她脸色苍白,神情异常憔悴。

“姐姐!”看到身负重伤的玲珑,璇玑心痛不已。

“去……帮我拿笔墨来。”玲珑吩咐璇玑。

璇玑赶紧拿来纸笔。玲珑努力稳住颤抖的手,在纸上写满了字。

她把那张纸折起来交到璇玑手中:“这……是我给景桓的信。如果……如果有可能,请你……交给他。我要他……知道真相……”她突然紧紧抓住璇玑的手,“但是……你记住……一定要等……要等萧选死了之后……才能给他……”

璇玑睁大了眼:“为什么?难道姐姐不想景桓为你,为滑族报仇吗?”

玲珑轻轻摇着头:“我不想他去报仇……我不想……他们父子相残……我只想景桓……幸福地过完一生……”

“姐姐……”璇玑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

“你答应我……”玲珑把璇玑的手抓得更紧,“不要太早把这封信给他,否则,我怕……会给他带去杀生之祸……”

璇玑含泪点点头:“我答应你。”

玲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上翘了翘嘴角,抬起颤抖的手抚摸着璇玑的脸颊:“璇玑,我的好妹妹。好好活着……为了滑族,一定要……活下去……”

她的手突然失去支撑,从璇玑的脸庞坠落。散开的目光在缓缓闭上的眼睑里黯淡下去,只留一行清泪从眼角划过。

“姐姐!”璇玑终于忍不住大哭,泪水喷涌而出。

痛哭之后,璇玑揣好玲珑的书信,看着她死不瞑目的面容,一字一顿地说道:“姐姐你放心,无论如何,璇玑都会为你和滑族报仇的。”

“公主!不好了!”一个士兵急急忙忙跑到帐中,“赤焰军发现了我们,正朝这边过来!”

“卸甲投降。”璇玑平静地说道。

“公主……”仅剩的十几个亲兵诧异地望着她,“我们滑族人宁死不降啊!”

“我们不能再死了!”璇玑厉声喊道,神情坚毅,“我们和梁国的仗并没有打完。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只能静静地等待反击的时机。”

璇玑被带到赤焰军主账,她一眼就看见端坐在帅位上的林燮,眼中顿时充满仇恨。

“你就是滑国掌政公主秦璇玑?”林燮问道。

璇玑没有回答,反而反问道:“你就是赤焰主帅林燮?”

林燮愣了一下。他仔细端详着这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孩,见其身形娇小,面色枯黄,不禁心生怜悯。想他率领赤焰军攻打滑国这近一年的时间,所遇到的大多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就算是聚集了滑国精锐的王城,最后也是尸横遍野,满目疮痍。而且他也很清楚,滑国并没有勾结大渝,否则大渝的军队早就跟赤焰军正面交锋了。他自己曾几次上书梁帝请求劝降,但梁帝却总是对滑族以“恶寇”相称,要求赤焰军对滑族皇室赶尽杀绝。这些人哪里是什么恶寇啊?梁帝的命令简直让人匪夷所思。自己戎马半生,还从未有打过这样让人于心不忍甚至于心有愧的仗。

如今,滑族皇室所剩的竟只有这一个小女孩!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什么就一定要听从皇上那毫无人道的绝杀令呢?

林燮心情复杂地看着璇玑,对一旁的副将说道:“拟一道战况表,就说滑国国王和两个公主都已战亡。至于这个女孩……把她跟其他王宫女眷关在一起,押送回京。”

璇玑眼中飘过一丝惊讶,但随即又恢复了冰冷:“哼,你以为你放我一命,我就会感激你吗?”

“押下去。”林燮挥挥手,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那时的林燮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一时心软会给林家,给大梁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

章节后记:

黄先生妙手改剧本,给誉王加了个玲珑亲子的梗,着实是神来之笔。但你知道这梗圆起来多费劲么?>_< 首先,玲珑肯定是誉王生母,而不是璇玑故意骗誉王,从梁帝和高湛的对话里面可以看出,玲珑就是祥嫔。然后,誉王是在梁帝登基后第六年出生的,而且他还跟皇后说他隐约记得小时候在京郊行宫的事,说明他离开玲珑的时候差不多有两三岁,也就是说滑族灭国,玲珑战死是在梁帝登基后十年左右。梁帝后来跟誉王说是怕当年他登基的秘密败露才灭的滑国,那么为什么等了十年?(他后来跟誉王说什么滑国在他登基前就灭国了显然是因为无法面对誉王的质问挑起他的愧疚之情而故意又不承认真相)为了圆这个时间线,我才设想玲珑忍辱十年为保滑国但后来却因为预料到儿子和自己的结局而不得不铤而走险,结果招来灭国灾祸。这也应了梁帝评价玲珑“太过聪明,太过危险”,所以才下手灭国;而玲珑自己在信里也说她“成了滑族的千古罪人”。

因为太心疼没人爱的小棋子,所以我把玲珑写成了一个真正爱他的母亲。也正是因为爱他,所以才为了保护他而导致滑族的灾难。(这样看来誉王简直就是琅琊榜一切故事的“罪魁祸首”,哈哈)玲珑是真心希望儿子幸福,而不希望他去报仇把自己置于险境,所以后来誉王死的时候梁帝会梦见玲珑急匆匆向他跑去,全是因为对儿子的爱和守护。至于那些黑暗阴险的事情,就让璇玑去做吧。

再说说璇玑这个设定。滑族灭国时她17岁,玲珑死之前对她说“活下去”,这都是在呼应林殊的梗。从某种意义上说,璇玑就是女版的梅长苏。但是有本质不同:梅长苏心中毕竟还是爱多于恨,还有那么多活着的值得他去爱的人,所以他选择的不是报仇,而是伸张正义;而璇玑呢,她的家国,她最爱的姐姐都已经不在了,这让她的内心充满了仇恨,所以她的手段比梅长苏要狠毒得多。以至于后来甚至会违背对姐姐的诺言利用誉王,因为誉王是她仇人的儿子。

让林燮放璇玑一马,一方面是为她怎么活下来的做个交代,另一方面也是正面描写了一下林燮这个人。他是有善心的,而且正因为这一次剿灭滑国于心有愧,也开启了他“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先河,他才会越来越频繁地自作主张不听梁帝的号令。但他也是个悲剧,没意识到自己一时心软放了一条毒蛇。不过他杀了滑族这么多人,璇玑又怎么可能因为他的这点心软放弃对他复仇呢?总之就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所有章节目录

----------------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11)
热度(5)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