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十七)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且看般弱是如何向誉王推销自己和红袖招的。。。

------------------------


东宫之位可不仅仅是个虚名。景宣刚当上太子,朝中风向便瞬间转变,一批之前保持中立的大臣纷纷向他示好。最让景桓郁闷的是,连兵部都站到太子一边,还不到一个月,竟然就把他的表弟徐安谟从一个四品都尉升任成统领五万庆历军的都督。这么明显的结党,父皇居然睁只眼闭只眼,仿佛生怕太子的势力增长得不够快。庆历军作为离京城最近的地方驻军,其威慑意义不言而喻。而景桓手里连半个军方的人都没有,若是太子要起事,他只能坐以待毙。

景桓一时间如坐针毡。他试图拉拢谢玉,尽管谢玉手里直接管辖的只有巡防营,但凭他一品军侯的地位,在军中举足轻重。不过派去向谢玉暗示的人却碰了个软钉子,谢玉明确表示不愿参与党争。景桓只好暂时作罢。得知谢玉不会倒向太子那边倒也让他稍稍心安。至于地方军中有影响的几个人,景桓更是苦于没有门路拉拢。军人都凭军功晋升,跟朝中文职的瓜葛本来就不大,一般的好处是没法打动他们的。

这日,景桓实在太过烦躁,便带着季师爷去上墟市的珗玉楼散心。珗玉楼是上墟市的一座茶楼,虽名为茶楼,却是一处经营美玉奇石的商铺,客人们可以一边喝茶,一边赏石谈交易。景桓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喜欢来这里打发时间。

珗玉楼的老板一看见景桓就赶紧迎上来:“哎呀呀誉王殿下,您可真是大忙人啊,好些日子都不见您来了。最近刚好有西南新进的几块奇石,还有北疆来的和田玉,等着殿下您来鉴赏呢。”

“嗯,不错。”景桓微微一笑,“那些玉石先给本王送到老地方。”

景桓口中的老地方,便是珗玉楼专门给他预留的二楼北角厢房。他刚走到那间厢房前,却被一个服饰华丽的女子拦住了去路。这个女子虽然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但神色却庄重大气,一点没有矫揉造作之态。景桓见状,不禁暗自称奇。

那女子屈膝做了个万福,柔声道:“红袖招秦般弱,冒昧见过誉王殿下。”

“红袖招?”景桓想了想,“螺市街新开张的那个红袖招?”

“正是。”

景桓噗嗤一笑:“可惜啊,本王从来不去螺市街。你想在本王头上招揽生意,怕是要白费功夫了。”

“殿下真是会说笑。”般弱笑答道,“草民冒昧打扰殿下,并非为了招揽生意,而是想送殿下一份礼物。”

景桓颇为奇怪:“既然你不是为了生意,跟本王又素不相识,有什么礼物要送给本王的呢?”

般弱向左右看了看,显得有些犹豫:“殿下可否借厢房一用?”

景桓心神领会,便让季师爷守在门口,自己跟般弱进到厢房关起门来。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景桓倒想看看这个青楼女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般弱拿出一个信封交到景桓手上。景桓好奇地取出里面的纸条,打开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

“你给本王看这个是什么意思?”他质问道。

般弱平静地回答道:“庆国公柏业,在滨州统领六万大军,如果能为殿下效力,想必殿下求之不得吧?”

景桓闻言吃了一惊,没想到被一个素不相识的烟花女子说中自己的心事。但他总觉得事情不对劲。

“本王是问你,这些所谓罪证你是从哪里来的?捏造伪证指控朝中大将,可是重罪!”景桓厉色道。

“我之所以能拿出这些罪证,是因为庆国公府有我们红袖招的人。”般弱回答得倒是挺干脆。

“什么?”景桓惊得睁大双眼,“你是说你们红袖招……”

般弱浅浅一笑,却没有直接回答:“殿下若是想分辨真伪,只需耐心等待。不出三日,便会有人把这份罪状告到刑部那里。而红袖招所掌握的,还远不止这些。”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景桓眯着眼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妖艳女子,猜想她肯定不是普通的风尘中人。

“草民也不想瞒着殿下。”般弱十分从容,“我们是滑族人,在京城和许多朝中重臣的府邸都有我们的眼线。红袖招就是一个搜集情报的中心。”

“滑族?”景桓不由得退了一步,“你们滑族人好大的胆子!”

“殿下,”般弱再深深做了个万福,“草民愿自荐辅佐殿下,这才把家底亮出来,以示诚意。”

“辅佐本王?本王跟你们非亲非故,你们为何要来辅佐我?”

“誉王殿下胸怀宽广,礼贤下士,素有贤王之名。能辅佐殿下成就大业,是草民的福分。”

景桓一阵冷笑:“你当我三岁小孩吗?你以为你这拍马屁的鬼话本王能信?”

般弱微微一笑:“看来什么都瞒不过殿下。不错,草民其实是来跟殿下做交易的。”

“交易?”景桓疑惑地看着她,“你们想交换什么?”

般弱颔首道:“滑族助殿下继承大梁帝位,殿下登基后助滑族复国。”

“大胆!”景桓厉声斥道,“想让本王帮助滑族复辟?当本王不是大梁皇子吗?”

“殿下,”般弱再次屈身道,“滑族复国并不会伤害到大梁的利益。我们的故土是被大渝占领的,到时候只需要大梁帮我们赶走大渝,让滑族人重回家园,滑族愿永世做大梁的属国。”

“哼,说得好听。你以为本王不知道滑族是怎么灭国的吗?虽然那时本王尚年幼,但也知道滑族是降而复叛,自作孽不可活。”

景桓这话,让般弱露出些愠色,但她很快掩饰住了。

“当年滑族是否降而复叛,般弱还未出生,自然无法确知。只是如今的滑族人,只求一座安稳家园,并不奢求其他。”

景桓皱起眉头盯着她:“这种事情,还有什么条件可谈吗?你信不信,本王马上可以把你送到刑部治罪!”

“殿下要是把草民交给刑部,草民死不足惜,只是殿下的损失可就大了。”

“本王能有什么损失?”

“请问殿下,如今太子得势,风头日盛,殿下可有十足的把握能凭一己之力扳倒太子取而代之?”

“这个不用你来操心!”景桓又被说中心事,一阵恼怒。

般弱并没有停下:“红袖招有遍布满朝文武的眼线。有了红袖招,便如同有了监控整个朝堂的耳目。想必不用我多说,殿下也明白这能为您提高多少胜算。别的不说,单是庆国公的这几个把柄,若是能抓在您和刑部的手里,他除了依附您做靠山,别无其他选择。难道用庆国公做见面礼,殿下还不能相信我们的诚意吗?”

景桓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前方,内心已是波涛汹涌。

这个女人拿出的筹码太重了。如此巨大的资源,让人如何拒绝?再说如果滑族复国真如秦般弱所言,那倒也不会对不起大梁,到时候只不过是出兵相助罢了。这样看来,倒真的值得考虑,不过也不能太草率……

景桓沉思片刻,对般弱道:“拉拢庆国公这事,可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就算你的消息可靠,如果我们拿把柄威胁他,他又岂会真心归顺于本王?”

“殿下放心,”般弱答道,“这些把柄自然不会让殿下或者刑部主动拿出来。我已经安排好人在幕后做推手,到时候您只需要卖他个人情,让他知道只有您才是能保他平安的靠山,他自然就心甘情愿地归顺您了。”

“可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这个柏业如此胡作非为,如果哪天被太子的人抓去了把柄,本王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庆国公在滨州几乎是一方霸主,山高皇帝远,那些事情没那么容易暴露。就算出了什么事,不是还有您的刑部压着吗?再说了,殿下又何必因为顾虑明天的失而害怕今天的得呢?”

景桓心中不禁暗暗赞叹,此女口才真是非同一般。若是真有这样的人为自己做谋士,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那好,就看庆国公这件事你能不能帮本王办好。若能成功,本王自会对你另眼相看。”

般弱终于舒展眉目,眼波含笑,屈膝叩首道:“承蒙殿下抬爱,般弱定不负殿下厚望。”

景桓再次打量这个女人,倒也渐渐觉得越看越顺眼了。


------------------

章节后记:

- 剧中誉王知道般弱是滑族人而且肩负着滑族复国的使命,而这种事情必须要一开始就告诉他,否则如果后来才让他发现的话他肯定会起疑心,不会那么信任般弱。所以我就让他们做了这个“交易”。而且前面写的大渝占了滑国故土也为这里做了铺垫(是个巧合,当时还没想那么多),否则誉王把梁国土地再还给滑族就相当于是在背叛大梁了。

- 誉王会不会打着先答应然后登基后再翻脸的主意呢?就像他爹一样?我觉得不会,他是真心做这个交易的。纵观全剧,尽管所有人都说誉王跟梁帝一样薄情寡恩,连梁帝也觉得他会跟自己一样对待玲珑,但其实誉王没有做过一件过河拆桥的事。庆国公垮台了其实就不会有什么用了,但他想的还是为他保命;从他对庆国公和何敬中的态度可以看出他是真心关心为他效过力的人;明知梅长苏欺骗利用了他也没有为此直接找梅长苏报仇,还想着他为自己扳倒了谢玉;后来夺嫡失败想放弃,也没有因为般弱的滑族身份和知道他们密谋复国的事对她做什么……这一切都说明誉王是一个真心对待自己人的人,而并非跟梁帝一样。

- 庆国公胡作非为这个设定是为了给他投靠誉王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毕竟誉王有刑部正好可以用上,也是在为后来的滨州侵地案做铺垫。

-----------------------------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2)
热度(4)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