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十八)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BG写太多,已经没脸再挂祁誉前缀了。。。干脆把标题一块儿改过来好了。(我会把前面章节的标题也改过来)

BG修罗场预警(并不是)。

写完这章可能会歇一阵,因为下一章就会跳到六年后,梅长苏会出场了。(CP会转向誉苏/苏誉么?你猜~)我准备跟着二刷原剧的节奏走。大部分原剧剧情会简述或跳过,重点写一些留白的地方。

感觉这文比原计划的长出了整整一倍,或许还要更长。。。

---------------

三日之后,刑部果然收到了密告。庆国公的侄子因为强抢民女杀死了对方的父亲,却被庆国公安排他人顶包。受害者的家人告到滨州知府,府台碍于庆国公的情面把这个案子压下了,但庆国公和知县之间的信函却被人作为罪证匿名送到了刑部。接下来几日,刑部又收到两份揭发庆国公家眷违法之事的罪证。齐敏于是在景桓的示意下派人秘密联系了庆国公。

不出般弱所料,庆国公在震惊柏家的事怎么会被人捅到京城之余,对刑部的庇护也是感恩戴德。齐敏告诉他这是誉王的意思,庆国公便当即带着厚礼去金陵谢恩。虽然外人都很奇怪他为什么会突然去巴结一个错失东宫之位的皇子,但庆国公公开支持誉王这件事立刻闹得满城皆知。

对景桓来说,这无疑是还了太子一记漂亮的耳光。而这一切,还真得感谢秦般弱和她背后的红袖招。

景桓当然是遵从诺言,把般弱正式请入誉王府成为他的谋士。

初次登门誉王府,般弱特意妆扮得较往日素雅清淡了些。她贴身揣着璇玑公主给她的锦囊,不断向自己重复着师父在世时的吩咐,踏进了誉王府的大门。

辅佐誉王是滑族复国最重要的一环,不过却并非像般弱所言,仅仅要他登基后出兵相助,然后滑国继续做大梁的属国——那只不过是般弱为了骗取他的信任编出来的话。璇玑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大梁衰亡,永远都不再成为滑族的威胁。而这关键一步,就是控制誉王,利用他的势力败坏大梁朝纲。

控制誉王……般弱思忖着。誉王可没那么好控制,初次交手便费尽周折。要不是刚好有个可以利用的庆国公,又走了交出家底这招险棋,恐怕根本就不能博得他的信任。朝中有传誉王薄情多疑,心狠手辣,是个连亲兄亲嫂杀起来都毫不手软的人。虽然赤焰案后他倒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礼贤下士的姿态也确实帮他笼络了不少人,但那也都是些追名逐利趋炎附势之辈,跟他相互利用而已。要让这样的人对自己不起疑心,谈何容易?若是能像师父当年对付夏江一样对付誉王,倒也好办。可偏偏师父又不让自己用媚术引诱,却不知是何故。

般弱一面思索一面观察着誉王府的格局,被管家领到了书房。她信步走进去,打量着里边的装潢,只见檀木精雕,轻纱曼妙,各种奇石书画装点得恰到好处,华丽却不庸俗。

“誉王殿下好品味啊。”般弱不禁赞叹道。

正在看书的景桓见她进来,竟不先行礼,略有些惊奇。不过他并没有丝毫怨恼,只是暗自感叹滑族女子行事果然独特。他总觉般弱谈吐之间的气质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和这妩媚妖娆的外表糅合在一起,有种特别的吸引力。

他放下手中的书,笑着给般弱赐座,比那日在珗玉楼初见时随和了许多:“以后我这书房便是我们议事的地方。如果你来我府上我不在,你也可以随意进入此地等候。”

“多谢殿下。”般弱屈膝道,“承蒙殿下如此厚待,般弱真是受宠若惊。”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景桓的语气变得更加热情,“这次能让本王得到庆国公,你们红袖招当居头功。本王求贤若渴,对于你这样的人才自然是要加倍厚待。”

这大概就是所谓礼贤下士的姿态吧,般弱心想。她颔首答道:“能得殿下如此赏识,般弱自当竭尽全力为殿下效力。”

“你放心,只要你尽心尽力为本王办事,我绝不会亏待你。你们红袖招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本王说。”

般弱笑答道:“红袖招盈利甚丰,所需物品一应具有,不必劳烦殿下。”

“那你总得让本王赏你点什么吧。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

般弱不想让景桓觉得自己是在为眼前利益帮他做事,因此不想受赏,便说道:“殿下若能不忘我们的约定,便是最大的赏赐。”

景桓稍一愣,随即若有所思地笑道:“呵,这是自然……”既然秦般弱如此强调那个约定,说明她至少在帮助自己成功继位之前是不会有二心的。景桓这下更放心了。

“说到这个,”景桓正好转移话题,“这几日我倒是好好了解了一下你们滑族。”

般弱一听,稍觉不安,却故作开玩笑地说道:“殿下在查我们的底细?”

“倒算不上查底细。”景桓放松地一笑,“我只不过是读了一些关于滑族的记载。”

“哦?”般弱眉梢一挑,“殿下读到了什么?”

“有一点让我很感兴趣。”他饶有兴致地望着般弱,“滑族女子似乎个个都是钟灵毓秀,才华横溢,可这滑族男人嘛,好像就显得弱了许多。”

景桓这话对般弱本有奉承之意,谁知般弱却答道:“殿下此言,恕般弱不敢苟同。”

“为何?”

“滑族与大梁不同,没那么多男尊女卑的规矩。女儿可以继承家业爵位,大多数女子也都是跟男人一样读书学艺,自然不会比男人差。而滑族男子历来不尚武,从文经商者居多,难免会被误认为是孱弱。其实滑族男子重情重义,更是顾家,绝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背叛亲人。”

般弱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她本来想借题发挥,暗讽梁帝和夏江,但突然想到,如果誉王如同传言那样杀兄弑嫂,只怕这番话要惹他不快了。

谁知景桓并没听出其中深意,只是尴尬地笑了笑:“好好好,看来是本王偏见了。不过说到重情重义,难道我们大梁的男人就比滑族的差了?”

竟然问出这话!般弱松了一口气,同时内心一声冷笑,却装出恭敬的姿态:“般弱并无此意。像殿下这样的大梁男子,自然是人中豪杰,道德楷模。”

景桓听出这话的浮夸,呵呵一笑:“你就不用拍本王的马屁了。”

两人正在谈笑间,蓝瑾走了进来。

景桓稍稍收敛了一下笑容,说道:“蓝瑾,你来了。”

般弱虽未见过誉王妃,但看蓝瑾雍容典雅的仪态,便知道她是谁了。

“见过王妃。”般弱立刻起身做礼。

蓝瑾从容地上下打量了一番,带着和蔼的微笑说道:“你就是秦姑娘吧?”

“民女正是秦般弱。”般弱颔首答道。

蓝瑾轻轻点头:“能来到誉王府的,都是自己人。以后你我就以姐妹相待,无需太多礼数。”

“多谢王妃。”她本来还担心自己青楼女子的身份会遭到王妃的脸色,却没想到竟然对她如此客气。

蓝瑾回头对一个丫头说道:“小翠,你去前天内廷司送来的那些布料里取五匹上等绸缎来。”

般弱一愣。却见蓝瑾笑道:“一点薄礼,还望姑娘笑纳。”

般弱赶紧屈膝道:“小小民女怎敢收王妃的礼品?”

“你为誉王做事,就算半个誉王府的人了,何必如此见外?这就算是我做姐姐的给你的见面礼。”蓝瑾谈吐间尽显大气优雅。

景桓在一旁插话了:“般弱,本王给你赏赐你不要,现在连王妃的面子也不给吗?”

般弱见状,推辞不过,只好收下礼品。本来今日也无要事,她不好再逗留,就告辞离开了。

般弱走后,景桓笑着拍拍蓝瑾的肩:“还是你的面子大啊。”

蓝瑾莞尔道:“只不过是有些事女人之间会比较方便,臣妾便替殿下做了。臣妾知道,这个人对殿下很重要。”

景桓会意地一笑:“真是谢谢你了。”

他抬头望着般弱离去的方向,意得志满地背起手道:“有了秦般弱和她的红袖招,太子就更不是本王的对手了,哈哈哈。”

蓝瑾凝视着他,想要说点什么,却最终选择了沉默。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5)
热度(5)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