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十九)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昨天还在问为什么梅长苏会对誉王如此狠心。今天就让我试着给个答案吧。

誉王和梅长苏对对方的态度,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誉王会被苏先生渣得死死的。这也算是开启誉苏/苏誉线了吧。

从这一章开始,进入原剧内容。

-----------------

有了红袖招的帮助,太子手下许多人的一举一动就都在景桓的掌握之中,秦般弱更是频频为他出招折损太子的势力。如果说前六年他都只是专注于积累自己的政绩和声望,这之后他便将重心转移到直接跟太子针锋相对。太子那边也不甘示弱,只要找到机会就给景桓的人使绊子。他们两人这样你来我往,从暗斗渐渐变成明争,甚至经常在大殿上争执不休,以至于太子和誉王的党争成了众人皆知的常态。梁帝对这种局面表面上时不时发几句牢骚,实际上不管不问,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举动,他都睁只眼闭只眼。在党争之风的带动下,整个朝堂也充满了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国计民生让位于官场博弈,那些独善其身不愿参与党争的人往往都被排挤到朝政的最边缘。

但景桓并不满意。这样跟太子斗了六年,虽然常常能占上风,却多是小打小闹,只能折损对方一些喽啰,却不能伤其根基。红袖招也不是万能的,大的把柄几乎一个都抓不到,就算有时候自以为能断掉太子的重要臂膀,闹到父皇那里却也只得个不痒不痛的结果。他能感觉出来,父皇是有意维持自己和太子的平衡。而越是这样,他对那个至尊宝座的欲望就越强。他对太子步步紧逼,一刻也没有放松。

这次巡视江左之后,景桓即将被加封为七珠亲王。大梁历代在有太子的情况下从来没出现过这么高阶的亲王——景桓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摆在他前面的只有两条路:一条通往九五至尊,一条通往万劫不复。

“若是不能再往前一步,就只有死路一条。”

而再想往前,光靠秦般弱和红袖招,显然是不够的。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当景桓拿到琅琊阁的判词时,他知道这个麒麟才子是绝对不可错过的人。单凭一己之力,就帮助燕国最不受器重的一个皇子成了储君,若是能将之纳入自己门下,那几乎就可以锁定胜局。而且他自信,以他礼贤下士的声望和手段,招揽一个谋士,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个梅长苏,我萧景桓志在必得。

***


十二年了。金陵,我回来了。

十二年前他离开的时候,金陵还是座朝气蓬勃的都城,林殊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金陵已不再是当年的金陵,林殊也不再是当年的林殊了。

他是梅长苏,化名苏哲,武林第一帮派江左盟的宗主。他回来,是要替林殊做一件事,一件他活下来的全部意义所在之事。

那场屠杀,那场大火,那场非人的炼狱……这一切已经成为过往,却在他踏入金陵的那一刻重新灼烧着他的心。人不能活在过去,但有时候却不能不为过去而活,只为一份执念,要告慰那七万冤魂的执念。

当他面对那些故人时,他只能戴上面具,独自承受着只有自己才懂的孤独。景睿,豫津,霓凰,景琰,太奶奶……心中的那个林殊是多么想跳出来跟他们相认,但他只能深深地把那个少年藏起来。

还有一些人,他不想见却不得不见,还不得不主动去接近。

比如谢玉,那个举刀挥向他的谢玉,那个杀父仇人谢玉,那个靠着屠杀七万赤焰军换来一品军侯的谢玉。自己不但要接近他,还住到了他的府上,只为利用他走出整个计划的第一步。

再比如,萧景桓。

现在,武英殿中梅长苏正坐在霓凰郡主的旁边,冷眼看着萧景桓向梁帝为他请功求赏。就在方才,他调教的三个掖幽庭的孩子刚刚“打败”了北燕送来求亲的百里奇。

有那么一瞬间,景桓在大殿上说话的样子让梅长苏恍惚看到了祁王。那君前进言时优雅潇洒的雄辩姿态,简直跟祁王如出一辙。

呵,真是可笑的幻觉。梅长苏立刻让自己回过神来。这个人怎么可能跟祁王相提并论?如果他是刻意去学的祁王,那简直就是一种亵渎!

其实梅长苏每次回想起祁王的时候,萧景桓就总会同时出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只不过,那是一件让他厌恶的事。他曾找到当年参与了祁王死刑的太监询问了所有的细节,最让他震惊的是萧景桓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他没有为自己的兄长求过一句情,似乎是心甘情愿地接受了梁帝的指令。而在寒字号中,他也没有说过一句安慰的话,没有流过一滴眼泪,连祁王让他转达给梁帝的遗言他也半个字都没说。之后他更是借用赤焰案铲除异己,甚至有传言说是他害死了祁王的妻儿。

如果仅仅是一个狠心的人也就罢了,可为什么,明明就在自己离开金陵之前,还看到他那么恭敬地去找祁王讨教,口口声声说着仰慕,还跟自己约定要坐而论道?自己当时还满心欢喜地以为可以跟他做朋友,而祁王还那么赏识他想招揽他共图大业!

为什么转眼之间,眼见祁王落难,他就可以完全换成另一副嘴脸,落井下石,把所有情义都抛得干干净净?还是说,他去找祁王时根本就是在伪装,只是想利用祁王帮自己往上爬?

这是怎样阴险绝情的一个人啊!众人口中最像梁帝的一个皇子,果然也跟梁帝一样薄情寡义。

“毒蛇”,这是某些人私下给萧景桓起的外号。真是贴切,阴险而狠毒。

可惜好多朝臣似乎并不知道他的真面目,只是被他礼贤下士的面具所迷惑,争着去巴结拥护他,还送给他“贤王”的名号。

“贤王”,这是当年大家对祁王的赞誉。萧景桓有什么资格得到同样的美名!

但是他果然装得很像啊。那天在郡主的比武招亲会上,“初见”他这个麒麟才子的七珠亲王就把礼贤下士发挥得淋漓尽致,比起旁边的太子不知高明了多少。尽管因为身份尊贵多了几分傲气,但那份彬彬有礼和面对自己时的谦恭,可是一点都不减当年。而现在,他又如此心急地想要用邀功请赏来讨好自己。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演一出好戏吧。你能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梅长苏。

萧景桓,你当年怎么对祁王的,我现在就怎么对你!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3)
热度(5)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