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二十)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脑补了一下情丝绕事件中梅长苏是如何说服誉王去“抢功”的。

强行补上了几个逻辑漏洞,算是阐明了我对剧情的理解。

-------------------


梁帝给霓凰郡主安排的比武招亲,成了各方势力争着拉拢云南穆府的角斗场。不但周边各国纷纷掺和,太子和誉王更是指派两个亲信争得不亦乐乎。梅长苏自然是有备而来。他在北燕安插一个江左盟的百里奇,既能帮霓凰扫清意外出现的高手,又能借此机会一展身手,进入大梁朝堂的视野。

如今,百里奇被打败,剩下来参加文试的九个人都不是霓凰的对手,只要她想,就能一一将其淘汰出局。而梅长苏自己则成了为大梁挣足颜面的头号功臣,更是引得誉王和太子争相为他请赏。一切都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然而,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计划之外也会出现意外。莅阳公主曾向他透露宫中有人想使用情丝绕,他便猜到不是皇后就是越贵妃想借这阴狠的手段逼霓凰就范。果不其然,他们刚从武英殿出来,皇后手下的宫女便来请霓凰前去正阳宫做客。

梅长苏向霓凰使了一个眼色,提醒她对皇后多加戒备。

果然是誉王那条毒蛇!

“等一下打马球的时候,我要跟廷杰好好说一说……”豫津在一旁兴致勃勃地回味三稚子大战百里奇。

廖廷杰?这不是誉王推选的人吗?难道……我错了?

梅长苏一时气急攻心,狂咳不止。对于誉王,他总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但这一次,他确实想错了。要害郡主的是越贵妃和太子!

幸好蒙挚——这个朝堂中唯一知道他真实身份的禁军统领——正从旁边经过。梅长苏急忙让蒙挚支走豫津和景睿,安排他去叫景琰进昭仁宫救郡主,找人去通知皇后,再让穆青去堵司马雷。

“那你呢?”蒙挚问。

“我还有事情要办。”梅长苏回答道,“你快去啊!”

这个救援计划,还必须要扣上最后一环。景琰闯昭仁宫救郡主,多半会犯事遭罚,而且如果梁帝问起来他如何知道郡主有难,他再把蒙挚说出来,梁帝必定会起疑心。因为以蒙挚的心思和身份,是做不出这种推测的。如今只有一个人能把这个缺口补上,那就是誉王。

这就算是我给誉王的投名状吧。梅长苏心想着。进京之前他还没拿定主意是靠向太子一边还是誉王一边。誉王是比太子更难对付的人,如果选太子就是先难后易,选誉王就是先易后难。他倒是准备了两套方案,伺机而动,但他心里还是更希望选誉王——这纯粹是因为他跟誉王之间掺杂了一份个人恩怨:他要让誉王也尝尝被信任的人背叛的滋味。

似乎老天爷知道了他的心思,给了这个契机帮他做出想要的选择。


梅长苏和豫津、景睿一起赶到了誉王府,虽然关于来找誉王的原因他没有对那两人说。

景桓刚从武英殿回府,马车都还停在门口,一听梅长苏来了,又惊又喜地直接从府里跑了出来。梅长苏大败百里奇,让景桓更觉此人高深莫测,坚定了要招揽他的心。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疑惑:梅长苏为什么会主动来找自己呢?难道他这么快就做出了选择?

梅长苏一见景桓就开门见山:“誉王殿下车马劳顿,苏某本不该来打扰。只是此事关乎霓凰郡主的安危。郡主于苏某有知遇之恩,故此特来求殿下相助。”

“郡主?出什么事了?”景桓惊问道。

“前日莅阳公主曾向苏某透露宫中有人想使用情丝绕,苏某便怀疑跟郡主有关。方才苏某在出宫路上遇到蒙大统领,神色异常,一打听才知道他刚看见太子带着司马雷进了昭仁宫,甚觉蹊跷。所以苏某断定,昭仁宫恐怕要对郡主不利。”梅长苏叙说着缘由,语气却波澜不惊。

“情丝绕?”景桓顿时皱起眉头,“你是说……昭仁宫想逼郡主……”他一拳打在自己的手掌上,“可恶!他们居然做得出这种卑鄙的事!”

梅长苏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可是……”景桓挠挠额头,“我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吗?”

“殿下莫急。”梅长苏答道,“救郡主的事,在下已经委托靖王殿下去做了。”

“靖王?你找他?”景桓顿时睁大了眼。

“当时情急,正好遇到靖王在附近,在下便将此事告知。靖王为人仗义,更是鲁莽冲动,一听郡主有难,自然立刻就去了。他身为皇子,而且武艺高强,闯昭仁宫救郡主再合适不过。”

景桓点点头:“说得也有道理。只是可惜……”

“殿下在可惜什么?”

“这么好的拉拢云南穆府的机会,居然让景琰给捡去了。”景桓摇头苦笑。

梅长苏笑道:“这正是苏某来找殿下的原因。”

“哦?难道还有本王什么事?”

“苏某愿意把云南穆府的这个人情让给殿下。”

“让给本王?怎么让啊?”景桓笑问道。

“您只需要去御前说明靖王是您指派的就可以了。”

“这怎么可以?”景桓呵呵一笑,“靖王又不是哑巴。”

梅长苏继续用他平缓的语气说道:“殿下请细想,靖王强闯昭仁宫救人,必定会以下犯上。以皇上对他的态度,即便他救郡主有功,也免不了会被责罚。但如果是誉王殿下指派的他,皇上必会顾及殿下的颜面放过他。如此一来,他也只能咬定是殿下您指派的才能自保。更何况苏某跟靖王素昧平生,他又怎么犯得上为了我一介布衣冒着被责罚的危险去向郡主说明真相呢?故而,殿下只需动动口,就可以同时赚到郡主和靖王这两份人情。”

梅长苏分析得头头是道,景桓听得如痴如醉。

“妙,妙啊!”景桓不禁感慨,“苏先生果然思虑远超常人!本王佩服!”

“不过,本王还有一事不明。”景桓低头思索片刻,却又问道:“云南穆府这个人情分量可不小,苏先生为何要主动让给本王呢?”

梅长苏微微一笑:“苏某还不想过早介入朝局。”

景桓琢磨着他这话,顿时明白了。梅长苏定是不想让太子知道这件事是他策划的。看来,他还并没有真正做出选择。

“呵,我懂了。”景桓笑得略有些尴尬,“来日方长。不过,这一次本王还是要感谢你。”

“举手之劳,殿下何必言谢。”梅长苏颔首道。

事不宜迟,景桓也不再进府,而是吩咐随从重新套好马车,直接回皇宫。

梅长苏与他作别道:“此乃天赐良机,苏某已为殿下设好了前半局,至于这后半局,就要看殿下的了。”

梅长苏等人行礼目送誉王的车马离去。他知道,誉王心思缜密,如果直接就对他表明态度,反而会让他起疑心。而只有这样的欲擒故纵,才能让他主动靠过来,最后死心塌地地相信自己。

鱼已上钩,好戏还在后头呢。


景桓赶到养居殿,照着梅长苏的提示编了一个自己看见司马雷进昭仁宫然后找靖王去救郡主的故事。果然,景琰很识趣地配合他演了这出戏,逃过了梁帝对他刀挟太子的责罚,而霓凰也在事后好好地感谢了景桓。

景桓自然是不知道景琰和霓凰其实私交甚好。他从小跟他们就没怎么打过交道,只知景琰跟林殊关系亲密,林殊跟霓凰有婚约,却不知道霓凰跟景琰也多有往来。后来两人各自带兵在天南地北,接触的机会不多,也就更不会让人想到他们是朋友。

这也正是梅长苏在分析中故意略去的最大漏洞。当景桓还在对赚到两份人情得意洋洋,在正阳宫里喝酒庆功的时候,景琰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霓凰。

不过,对景桓来说,无论是越贵妃被贬太子被罚,还是霓凰和靖王的两份人情,都不是他最大的收获。他最大的收获是梅长苏。尽管梅长苏还不愿明确认他为主,他能感觉到,此人已经在倒向自己了。

“这个麒麟才子,必须抓在我手上!”他摆弄着手里的酒杯,对皇后如是说。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
热度(3)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