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二十一)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论如何在不改动原剧情的前提下洗白一个反派 →_→

滨州侵地案。换了视角和着重点,原剧剧情没有直接写,重在补白。

-------------

“我接到密报说,夏冬已经从滨州离开,正在回京的路上。看来,庆国公是保不住了。”般弱用无奈的声音说道。

景桓瘫坐在案前,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再狠狠地把茶杯顿在桌上。

庆国公的家人在滨州侵占平民土地,遭到反抗之后,他竟然指使家兵残杀百姓,几乎屠掉一整个村子。事后滨州知府派人把相关的人证都监控起来,刑部和大理寺也在景桓的指示下压下了这个案子。谁知人证中的一对老夫妇在江湖势力的帮助下逃走,被一路护送到京城告了御状。梁帝立刻派悬镜司的掌镜使夏冬去探查,如今已有两个月。

接到消息的庆国公跑到誉王府又哭又闹,景桓被他折腾得头疼不已,忍不住把他痛骂了一顿。骂归骂,末了还不得不安慰几句,告诉他自己会再想想法子。景桓又岂会不知道,这个唯一公开支持他的军方势力,对自己有多重要。

打发走庆国公之后,景桓扶着已被自己捶得通红的额头长叹一口气:“这个柏业……以前小打小闹杀一两个平民也就罢了,现在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事来!屠村?他以为有了刑部的庇护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我当初就不该……”

当初就不该去拉拢这样的人!

他把后半截话吞了回去,怕般弱难堪。毕竟除了庆国公,当初也没有别的选择。

“罢了罢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景桓摇头道,“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护送原告进京的人究竟是谁。般弱,这件事你一定要去查清楚。”

“是。我们的人正在查。”般弱答道。

“至于庆国公……还有别的办法可以保下来吗?”景桓像在问般弱,又像在自言自语,“他好歹也跟了本王这么多年,我又岂能在这个时候撇下他不管?”

“殿下已经做了您能做的一切。现在悬镜司既已拿到证据,我们就已经无计可施。庆国公倒台是免不了的了。”

“连保他的命都不行了吗?”景桓追问道。

“就算庆国公能保命,对殿下也已是无用之人,殿下又何必费这力气呢?”

景桓斜目瞪了般弱一眼,道:“他跟本王交往这些年,好歹有些情义,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什么都不做吧?”

景桓这话倒让般弱有些诧异。很难想象这话会从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口中说出。

“反正般弱是想不出办法了。何不问问季师爷?”般弱提议道。

“对对对……”景桓向门外高喊,“来人,去把季师爷找来!”

季师爷来了之后帮景桓分析了一番,也是一筹莫展。除非景桓能做这个案子的主审,这样就能在证据上做些手脚。但是景桓知道,父皇很清楚他和庆国公的关系,别说当主审,就是他想插手这个案子,恐怕也是希望渺茫。不过他也只能尽力去争取,至少不能让太子拿这个案子做文章。

景桓突然想到了一个名字。

“梅长苏……”他默念着,“对,麒麟才子梅长苏!他可能会有办法!”

“梅长苏?”般弱思量道,“殿下,您就真的相信那两个原告逃走跟江左盟没有一点关系?”

景桓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我当然没有完全相信。只不过,无论他有没有故意跟本王对着干,那都是他择主之前做的事。我既然有心招揽他,又何必去跟他翻旧账呢?”

“殿下不计前嫌,真是心胸宽广。”般弱赞道,“不过,梅长苏毕竟还没有答应做殿下的谋士,连殿下送的礼他都分文不收。庆国公的事他会帮忙吗?”

景桓倒吸一口气:“你说得没错。而且他现在还住在宁国侯府,我恐怕连见他都不太方便。”

般弱嘴角一扬,悠悠说道:“殿下若想让他早作决断,般弱倒是有一计。”

“什么计策?”

“我们可以把梅长苏在救郡主那件事里的功劳散布出去。这样,太子定会记恨于他,他也就没法选择太子了。”

景桓想了想:“这个办法好是好,但是如果太子忍不住对他下手怎么办?”

般弱笑道:“江湖第一大帮派的宗主,仇家肯定少不了,可他这些年不也都平安无事?殿下还担心他保护不了自己?”

“嗯……”景桓点头笑道,“梅长苏乃旷世奇才,绝非等闲之辈,太子又能奈他何?那好,就照你的意思办。”

***

当般弱告诉景桓护送庆国公案原告的是跟谢玉关系密切的天泉山庄时,景桓顿时气得摔碎了一个青花瓷瓶。

“谢玉,这个首鼠两端的谢玉!”

两年前,宁国侯府的世子谢弼去投靠景桓,成为誉王府的常客,那时景桓就以为谢玉其实已经倒向他了。没想到此人老奸巨猾,竟然同时在暗中扶持东宫,还给他如此沉重的一击。

“枉我还把谢弼视作誉王府的上宾,对他照顾有加。没想到他只是来帮他爹演戏的!”景桓急得两眼发红。被人背叛的滋味让他实在难受。

“等等,梅长苏……”他突然想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他一来京城就住进了宁国侯府,会不会……”难道梅长苏早就决定了要选太子?

“可这两日我打听到,梅长苏正在选购宅子,准备搬出去住。”般弱说道。

“他要搬出宁国侯府?”景桓顿时安了心,“那就好。或许他也是刚知道谢玉是太子的人,就立刻想要避嫌。”

景桓思索片刻,露出了笑容:“我在京城有好几处大宅子,明日就叫人把房契送过去,任他挑选!等他收了我的宅子,还怕成不了我的人?”

他抿着嘴得意地望向般弱,般弱颔首附和道:“殿下高明。”

***

梅长苏最终还是没有接受景桓送去的宅子,而是买了一处偏僻破败的兰园。不过,这倒没让景桓郁闷太久,因为梅长苏刚买了那园子没几天,就送给了他一份厚礼。

兰园的枯井中被“无意间”发现了十几具女尸,轰动全京城。而此案最重要的证人史钧带着一本名册投奔到了誉王府,矛头直指户部尚书楼之敬。

“你亲眼确认史钧进了誉王府?”梅长苏在雪庐中烤着火,问黎刚道。

“宗主请放心,我们已经帮史钧摆脱了太子那边的追杀,把他安全护送进了誉王府。”黎刚答道。

梅长苏拿起写着“户部”的那块木牌,挑起眉梢说道:“那接下来,就要看这位誉王是不是一名聪明的队友了。”

景桓果然没让梅长苏失望。他没有急着把兰园案的证据直接拿去见梁帝,而是遵照章程把史钧送到京兆尹府,然后再暗示京兆尹高升把这个案子移送刑部。这样一来,刑部自然会把楼之敬彻底咬死,而太子那边一点办法都没有。

“利用誉王来对付太子,果然是省事啊。”梅长苏对黎刚说笑道,“对付誉王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庆国公的案子还得让我再费点力气,刑部和吏部到现在也没找到什么像样的把柄……不过,办法总会有的。”

此时的梅长苏,刚搬到蒙挚给他找的一处新家,正在席上摆弄着写着太子和誉王势力划分的那八块木牌。蒙挚去看他,和他探讨一番之后,户部和庆国公那两块牌子便都被他扔到火盆里,熊熊燃烧起来。

“不过誉王未必会死心。或许他会来找我,要再琢磨一下怎么救庆国公呢。”梅长苏对蒙挚说道。

就在这时,黎刚进来禀报:“宗主,誉王到了,正在门前下轿。”

梅长苏的嘴角泛起一丝浅笑。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12)
热度(4)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