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二十三)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誉王宝宝真是忙,追完酥胸追七弟,立志要把他们都纳入后宫(误)。

所以这一章算是开启了(伪)誉靖线?

苏先生自己对誉王始乱终弃还不够还想拉上靖王一起对他造成双重伤害。看他追得这么努力,再想想最后却发现后宫在他面前秀恩爱,真是心疼。

-------------------------

离开苏宅之后,景桓便径直去了刑部。

齐敏得知誉王亲到刑部,急忙迎了过去:“誉王殿下,您怎么亲自来了?是有什么事要吩咐下官?”

“确实是有件事。”景桓答道,“陛下今日下了谕旨,开审庆国公滨州一案。靖王是主审,三司协理……”

“哦,这个,下官心里有数。”齐敏自以为心神领会地接话道,“刚才,靖王已经来过了,跟我要人要东西的。哪有那么方便?这些年他外放得太久,这官场的门道啊,他是一概不知,对付起来容易得很。 我三言两语的,就把他给打发了。”

齐敏越说越得意,景桓却渐渐变了脸色。

“你把靖王给打发了?”他眉梢一挑,盯着齐敏道。

“啊,是啊。”齐敏笑答着,仍不明就里。

景桓哭笑不得:“谁让你把他给打发了?”

“啊?”齐敏被搞得一头雾水,惶恐道,“下官糊涂,下官以为……”

“好了,也不怪你。你知道本王一直想力保庆国公,可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放弃了……”景桓叹口气,继而严肃地说道:“从现在开始,本王要你全力配合靖王。”

配合靖王?齐敏仍是不解,不过他对景桓的指令从来都是说一不二。

“呃……下官定当全力以赴。”齐敏答道,“不过庆国公这个案子可不简单,还牵扯到另外十几家豪门。刑部最近就收到的好几份关于侵地的举报。殿下要不要查阅一下?”

“哦?”景桓思忖着,看来梅长苏估计得一点没错,这桩案子背后牵扯到如此复杂的利害关系,单靠一个靖王怎么能摆平?

“你把卷宗给我看一下。”他吩咐齐敏道。

这十几家豪门里,有几家跟景桓的关系还比较近。虽然他们没有像庆国公一样犯下骇人听闻的重大命案,但也把人逼得妻离子散无家可归,甚至也有逼出人命的。

景桓翻看完卷宗,对齐敏说:“你帮本王给这些人传个话:要想保命,就主动配合调查。靖王要取的证,不得故意隐瞒拖沓。”

齐敏虽然仍感疑惑,但还是应道:“是。”

“另外,”景桓顿了顿又补充道,“你也替我转达靖王,让他不要有太多顾虑。有本王在,没有人敢不服他。”

“下官一定照办。”齐敏嘴里答道,心里却犯糊涂:靖王常年在外,誉王也几乎从不提起他。没想到,他们的关系还……挺好?

***

当景琰第二天再去刑部的时候,齐敏的态度自然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景琰要的人力物资无一不尽力支持。景琰点好三司协助的人员,安排各项事宜,齐敏则交出刑部的相关卷宗。

“靖王殿下,”齐敏私下对景琰道,“誉王让下官给您带个话:庆国公一案牵扯到的豪门,殿下尽管去查,不要有所顾虑。各方关系,誉王会为您抚平。”

“哦?那就多谢誉王兄了。”景琰勉强拉出一个笑脸。

齐敏离开后,一旁的蔡荃忍不住嘀咕:“这案子该怎么查就怎么查,公事公办,谁需要把这些人情牵扯进来?”他身为刑部主司,对齐敏和誉王的那些灰色手段一直都心存不满。

景琰听着这话,哈哈一乐。此人果然跟自己性情相投。只是他想到梅长苏前一天叮嘱他的话,要他稍加配合,好让誉王以为自己能拉拢到他,便说道:“这也没什么不好,至少省去了我们不少麻烦。对于那些积极配合的人,也可以酌情从轻处置。”

***

庆国公案审理得很顺利,不到半个月主体部分就结案了。包括庆国公在内的十七人被判死刑,其家眷也都流放没官。景桓虽然心痛,但也只能在父皇面前强颜欢笑,称赞景琰的功劳。不过出乎他的意料,父皇只是夸了景琰几句,却反过来重赏了他,以奖励他识大体。景桓对这种无功受禄倒也习以为常了,他深知父皇对自己一向恩宠有加,他也便受得心安理得。虽然他并没有意识到,梁帝这样的举动,反而会一次次地引发其他人对他的不满,比如这一次,就是蔡荃。

景桓惊喜之余,也不愿错过这个向景琰示好的机会,一出武英殿便追着景琰要把赏赐转送给他,景琰自然是推辞了。

“你啊,就是这个较真的脾气。”景桓笑着对景琰说,语气中充满了兄长的关爱。

他见景琰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好再没话找话:“不过你这般能干,封亲王是迟早的事,没什么大的关碍。”这自然只是客套话。在景桓看来,景琰几乎是不可能赢得父皇的器重的,今天父皇对他们态度的差异更让他对此坚信不疑。

“皇兄还有别的什么事吗?”景琰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景桓稍有些尴尬。这个七弟,对自己还是那么冷漠,十二年来一直没变。梅长苏要自己拉拢他,还真是出了个难题。既然不收礼,那就换种方式吧。

“正月眼看就要到了,我初五那天排年宴,景琰你可一定要赏光哦。往年都请不动你。”景桓做出很热情的样子。

景琰心中一阵嘲笑,很不识趣地直接拆穿:“往年皇兄请过我?”

“难道帖子都没送到吗?”景桓故作惊讶,“这府里这些奴才,回去可得好好整治整治!这样吧,今年的帖子我亲自送,你可一定要来,嗯?”他眉目流转,暗送殷勤。

景琰冷眼看着他拙劣的表演,却也不好再推辞。梅长苏费力为自己设的局,总不能就这样砸在自己手里。他于是答应下来:“好,应该去给皇兄皇嫂请安的。”

和景琰告辞后,景桓目送他离去。景桓当然知道自己刚才很尴尬,也能感觉到景琰的嘲讽。他渐渐明白,即便有再多的人情,恐怕也无法让景琰对自己产生好感。看来十二年过去了,景琰还是什么都没有忘;当年对他的怨恨,也都还残留在心里。那件旧案就像一条鸿沟横在他们兄弟之间,无论如何去努力,都无法填补。除非……景桓心里不禁一颤……除非把当年的事向景琰解释清楚,或许能让他重新接受自己。可是,他会相信吗?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
热度(5)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