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二十六)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暂时)被攻略的飞流和继续纠结中的苏先生还有一根筋鄙视誉王的黎刚。

誉王吭哧吭哧刷好感度的这几章比我原计划的要长,大概会让这文虐得轻一点。。。吧。

---------------------

这次大胜东宫,梅长苏功不可没,景桓心里甚是感激。虽然他没想明白梅长苏跟周玄清的关系,但江湖第一大帮派的宗主,想必总是有些门路的,所以他也没再深究。朝堂论礼之后的第二天,他便派人送了一箱古玩珍宝到苏宅。谁知没多一会儿,家丁又把礼箱原封不动地拉了回来。他们告诉景桓,听苏宅的人说梅长苏病倒了,正卧床休息。景桓一听,便叫人去药库里取出许多上等的补药装了一大箱子,再叫人送去。但一个时辰过后,又被拉了回来。

“你们怎么办的事?”失望的景桓忍不住训斥。

领头的家丁委屈地回答:“他府上那个管家,连门都没让我们进。”

“你们就没说这是专门给苏先生补身子的药材吗?”

“说了,可是那个管家进去问了一声,出来后又把我们拒之门外了。”那家丁一脸无奈。

誉王叹了一口气:“算了,你们先下去吧。”

“什么事又惹得殿下不高兴了?”般弱刚踏进誉王府大门,便看到了院里的这一幕。

“你来了。”景桓看了她一眼,摇着头苦笑,“这个梅长苏啊,油盐不进,本王送什么他都不肯收,还真是拿他没办法。”

“原来殿下是在为这事苦恼。”般弱微微一笑,“不如让般弱去试试?”

“哦,你能有什么办法?”景桓将信将疑。

“殿下要是不信,我们可以赌一赌。”般弱俏皮地一眨眼。

“哈哈,那好,你要是能让誉王府的礼箱进了苏宅,本王定有重赏!”景桓笑道。

***

梅长苏半躺在榻上喝完药,正想起身,却被晏大夫一眼瞪了回去。苏宅上上下下,能够让梅宗主听话的大概也就只有晏大夫了。

就在这时,一个手下进来禀报,誉王又派人送来了礼物。

“都给他退回去两次了,他怎么还送啊?烦不烦哪……”黎刚不耐烦地抱怨道,“给他退回去!”

那人回话道:“这次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说是一些机巧玩具,给飞流的。”

坐在梅长苏身旁的飞流一听是送给自己的,顿时高兴得睁大眼,满怀期待地望向梅长苏。

梅长苏自然不想让飞流扫兴,便笑着说道:“留下来吧。”

飞流兴奋得一溜烟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他便端着一个大箱子回到屋里,把那些精致的竹蜻蜓、机关兽、捶丸什么的一样一样拿出来摆弄。他在屋子里玩得不过瘾,一会儿又跑到院里去了。

梅长苏看到飞流那么开心,自己也不由得会心微笑。黎刚却在一旁憋憋嘴:“这誉王为了讨好宗主,还真是费尽心机啊。”

梅长苏戏谑地看了他一眼:“这也没什么不好。能让飞流高兴,我还要感谢他呢。”

黎刚斜眼道:“宗主你不会……对誉王产生好感了吧……”

“嗯?”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让梅长苏抬头盯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捏了捏被角,笑道:“呵,怎么可能呢?”

真的不可能吗?梅长苏脸上的笑渐渐松弛下来,愣愣地发起了呆。跟誉王接触得越多,他的亲眼所见跟自己这十二年来通过其他人了解到的那个凉薄多疑的形象差别就越大。尽管他总是不断地告诉自己这都是因为誉王太擅于伪装,尽管他总是刻意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十二年前誉王犯下的罪孽,但似乎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提出异议。他讨厌那个声音。他宁愿自己对誉王只有纯粹的恨,这样利用起来心里就不会不安。可是现在,这越来越强烈的疑虑让他也越来越纠结,虽然还不至于改变他的计划,但对他自己,却成了一种折磨。

原以为自己只会对不起萧景睿,可是现在……难道……

“咳咳……”晏大夫过来瞧了他一眼,看他脸色阴沉,不由得皱起眉头,“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需要静心!”

“好好……”梅长苏这才回过神来,顺应着笑了笑,“我听话就是。”

“哼。”晏大夫转头向黎刚道:“你给我盯着他。”

“哦。”黎刚和梅长苏对望了一眼,梅长苏的表情有些无奈。

晏大夫出去了没多久,就有手下来报:“宗主,誉王来了。”

黎刚一听,就先叫了起来:“这人怎么回事?不知道我们宗主病了吗?这个时候还要来打扰!晏大夫刚叮嘱过,真是的……”

梅长苏不知为何竟然有些慌乱。他知道誉王这个时候来应该不是为了商议什么事情,而是为了来……探病?虽然以誉王一贯的姿态,这没什么奇怪的,但他还是怕自己内心筑起的那道墙再次受到冲击。

他还没想好怎么办,黎刚就替他回话了:“你去告诉誉王,就说宗主服完药刚睡下了,现在不见客。”

“等等!”梅长苏赶紧叫住手下,“让他进来吧。”

“宗主……”黎刚无奈地望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是亲王,被平民拒之门外岂不是要惹怒他?”梅长苏口里这样解释,但其实却起了另一个念头——哪怕他仍然担忧,他也忍不住想再试探一下誉王对自己究竟是什么态度。

***

不久前般弱回到誉王府,告诉景桓她送的礼梅长苏收了,景桓可高兴坏了。般弱果然机灵,知道从小孩身上打开门路。苏宅开了这个先例,以后说不定就可以一步步慢慢推进了。嗯,这下一步当然就是亲自去苏宅探病。

景桓被请进苏宅,跟着仆人穿过亭台回廊。这一次是去梅长苏的卧房,走的路线较前几次更深一些。他抬头望着四周,许多枯败的植被和废弃的角落还没怎么打理,景致略显荒凉。

突然,一个蓝色的身影嗖地从房顶上跳到景桓跟前,把他吓了一跳。再定睛一看,原来是飞流。这个前几次都对他极其冷漠的孩子,竟然冲他咧嘴一笑,然后又嗖地跑得没影了。

景桓一愣。总觉得这个笑脸似曾相识。

这孩子怎么了?他想着。哦,大概是因为收到了誉王府送他的礼物。小孩的心思还真是单纯。景桓不由莞尔,心中涌出些久违的感觉,很甜,很纯净……但他却想不起这种感觉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了。

景桓走进梅长苏的卧房,看到他披散着头发,穿着松垮的白色中衣神情憔悴地半卧在榻上,心中顿时一紧。

“苏先生!”他三步并两步地走到梅长苏跟前,“怎么才两日不见,你就病成这样了!”

黎刚向他做了个揖,很不情愿地退到了一边。

景桓也顾不得那么多礼节,直接来到梅长苏床边坐下。他关切的眼神让梅长苏有些动容,但也仍能保持平静。

“苏某偶染小疾,还惊动殿下,真是过意不去。”梅长苏客气道。

景桓听出他语气的虚弱,连忙问道:“先生觉得如何了?”

“只是受了些风寒。多谢殿下亲自前来。”梅长苏每说一句似乎都在吐出一口气。

景桓抬手示意梅长苏不要说太多话,转而诚恳地说道:“近来屡蒙先生指点,实在是受益匪浅。先生也不爱身外之物,本王只恨无法以重礼答谢。近来天寒地冻,正是大意不得的时节,先生可千万要多多保重身体。”

梅长苏听着这话,一个劲地告诫自己这都是故作姿态,却还是免不了内心的波动。他平日里除了面对晏大夫严厉的责令,就是黎刚这样的手下没完没了的唠唠叨叨,景桓这番恭敬又体贴的口吻,听起来倒真是让心情舒畅不少。

要是真心的该多好啊。

梅长苏忍不住温柔地看向景桓,带着被宠溺一般的笑意点点头。

黎刚在一旁偷偷看着这边的情景,只当宗主装和气装得太累,想着赶紧让誉王走人。他甚至连茶水都没去准备。

果然,他的愿望很快就实现了。一名陌生男子急急忙忙在院里跑过来,高呼着:“殿下!誉王殿下!大事不好了!”

景桓和梅长苏不约而同地抬起头,诧异地望向门口。守在房门口的飞流一看这人大呼小叫地跑来打扰屋里人的清净,顿时气得冲过去一把将他举起,再狠狠地按在地上,直到黎刚跑过去呵住他才放手。

那人是誉王府的家丁。他也顾不上被摔疼的腰背,爬起来就冲进梅长苏的卧房,上气不接下气地跪地说道:“殿下!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景桓皱着眉头,对他不合时宜地跑进来打扰甚是不满。

那人急急忙忙回答道:“宫里传讯,皇……皇后娘娘病倒了!”

“什么?”景桓一听,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抬腿就要往外跑。刚跑开两步,又放不下梅长苏,转过身来紧张地看着他,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殿下别着急。”梅长苏安慰道,“究竟如何,进宫一看便知。快去吧!”

梅长苏关切的语气让景桓安心不少。他嘱咐了一句:“先生保重身体。”便跟着来人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梅长苏低眉沉思。誉王府的人如此慌张,皇后恐怕病得不轻。看誉王紧张成那样,竟让人有些同情。人的第一反应是很难装出来的,他刚才如此在乎的样子,看来的确是个孝子啊。

黎刚回到屋里,喃喃自语道:“皇后病得还真是及时,总算把这丧门星送走了。”

梅长苏看了他一眼,笑着摇摇头。

“皇后这病来得太突然。你让人去宫里打听一下,究竟怎么回事。”他吩咐黎刚道。

如果皇后真出了什么大事,怕是自己真的再难狠下心对誉王下手了。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3)
热度(7)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