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番外】九安山往事(一)

这篇是当成誉王外传的楔子写的,也可以当成独立的短篇来看但是发现写得太长所以还是作为番外吧。XD

关于皇子们童年的故事。场景设定是景桓10岁时的九安山秋猎。

本文主要CP:祁誉,靖殊,附带誉太。

情节应该会比较甜,但如果不小心踩到flag神马滴。。。咳咳。。。别怪我没提醒(毕竟标题就是个大flag)

---------------------------

九安山是萧景桓最喜欢的地方之一。不但是因为这里风景优美,适合小孩尽情玩乐,更因为每年春秋两次在这里的围猎,都会有十天半个月的时光让他跟其他皇子们聚在一起。平日里景桓都呆在母后的正阳宫中读书,足不出户,也很少有机会跟其他同龄人往来,所以九安山的短暂相聚对景桓来说尤其难得,特别是他又可以整天跟喜欢的大哥呆在一起了。

那一年,景桓十岁。


四匹骏马在九安山的山腰飞奔。为首的是一匹高大的白马,上面坐着一个白衣少年,看上去身形短小,是个不过六七岁的小孩,却衣袂飘飘,甚是洒脱。紧跟着他的是骑着一匹栗马身着灰色紧身软甲的少年,稍长两岁。后面十来步左右,两匹黝黑的骏马并肩而行,马上的两人都穿着红袍皮甲,一高一矮有说有笑,似乎并不急于去追赶前面两人。这其中矮的那个是萧景桓,高的那个是大他五岁的皇长子萧景禹。而前面灰白二人,便是景桓的七弟萧景琰和表弟林殊。

此时正是秋猎时节,梁帝按惯例带着皇后和宸妃以及众皇子国亲们到九安山围猎。其时天气已经转凉,大部分人午后出来转悠一圈,也就都回猎宫呆着去了,只有景琰和林殊兴致未减,拉着大哥景禹带他们继续打猎。而景桓已经有三个月没见景禹,一到九安山就粘着他,自然也兴高采烈地跟了去,哪怕皇后十分反对。


“小殊!”景禹在后面喊着,“前面岔道向左拐!”

“好嘞!”林殊高喊着回答,一加鞭跑得更快了。

景禹转头对景桓说:“一会儿我们去后山打野鹿。傍晚时分出来的鹿最多。”

“好啊!”景桓看看自己鞍下挂着的两只小兔子,显然不满意。他也加了把劲跟上去:“驾!”

景禹看着景桓在马背上有些摇摇晃晃的样子,不由得捏了一把汗。这匹马性子暴烈,很难驾驭,当初他让景桓挑一匹温顺一点的,可景桓非要挑和自己这匹颜色一样的。景桓虽然比景琰和林殊都年长,可毕竟不像他们两人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骑射技艺都练得精湛。他是个典型的养尊处优的皇家子弟,小小年纪就骑着这样的烈马出来追逐,确实有些逞能了。也正因为如此,景禹才故意慢下来跟在景桓身旁,不想让他被前面那两个熊孩子带出什么状况来。

“景桓,你小心点,别跑那么快。”景禹提醒他。

“没事,我骑术好着呢!”景桓冲景禹自信地一笑。


前面林殊和景琰跑上了左边的岔路,一眨眼就没影了。景桓心中一急,举起马鞭就狠狠朝着马屁股来了一下。

景禹吓了一跳,连忙喊:“叫你别急,不是还有大哥吗?”

话还没说完,景桓那匹马就突然嘶叫起来,接着发疯一样地开始往前冲。景桓吓得在马背上哇哇大叫,双手死死抱住马脖子不让自己掉下去,却难以控制马的方向,于是便直直地冲上了另一条岔道。

“景桓!”景禹来不及多想,只能快马加鞭,追着景桓而去。

这是一条通向山下的路。下坡的斜度让那匹烈马根本就收不住脚步,只顾一路狂奔。还好景桓抓得够紧,否则在这满布乱石的坡上被甩下来,只怕是凶多吉少。

景禹紧张得额头直冒汗,也不顾自己的安危,不断加速追赶景桓的马。


不知道这样跑了多久,他们冲下了山,来到一片平坦的小树林里,前面那匹马的速度才稍稍减了下来。就在景禹终于赶到景桓身边的时候,那匹烈马似乎又受了惊,突然高抬前蹄,把景桓从马背上甩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景禹飞身一跃从马背上跳起,在空中把景桓稳稳的接在怀里。接着他侧身重重地摔在地上。两人抱着在林子中滚了好几圈,才终于被一棵树挡了下来。

“呼——”景禹这才松了一口气,仰面瘫在原地。

景桓在景禹身旁一声不吭,咬着牙爬了起来,顺手把皱巴巴的袍子和歪斜发冠整理了一下。他浑身酸疼,两只衣袖都被划破了,胳膊上被擦得青一块紫一块,额头上也撞出个大包。


景禹靠着树慢慢坐起来。刚才那一下摔得太狠,他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大哥……”景桓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又委屈又抱歉。

“你没事吧?”景禹拉着景桓的小手,笑得很温柔。

“没事。”景桓摇摇头。

景禹看到他头上那个包,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疼吗?”

“不疼。”景桓回答的很干脆,尽管景禹的手触到的那一瞬间他咬了一下牙。

景桓总是这样,从小就什么事都忍着。景禹想到这些,顿时更觉心疼了。

“你总是这么坚强。”景禹笑着拍拍他的胳膊。


他用左手撑着地试图站起来,却一下觉得手上没了力气。

这时景桓突然大叫:“大哥!你的……你的手……血……”说着说着景桓就嘤嘤地哭了起来。

景禹扭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左肩被剌了好大一条口子,正殷红地渗着血。

他抬头看着景桓:“刚才大哥还夸你坚强呢,怎么这就哭起来了?”

景桓没有停止哭泣,而是景禹身前跪下,两只手紧紧搂着他,把头埋进他的胸脯更加痛声地大哭:“大哥……对不起……都是景桓不好……害得你受伤了……”

景禹鼻子一酸。他低头望着趴在自己胸前的那个带着金色的小发冠,阵阵颤抖的黑黝黝的小脑袋,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在他所有的弟弟里面,这么小就如此体贴懂事的,大概也就只有景桓一人了。

他轻轻拍着景桓的背,柔声道:“好了景桓,大哥没事,这点小伤算什么?别哭了,嗯?”

他捧着景桓的脸颊,景桓这才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通红。

“来,你帮大哥站起来,我们去看看那两匹马怎么样了。”

景桓点点头。他尽管鼻子还抽抽着,但也迅速抹干眼泪爬起来,使尽吃奶地力气扶着景禹,终于帮他站了起来。


他们走到树林边上,看到那两匹马居然都还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地。

景桓走过去牵住自己的马。

“你还敢骑啊?”景禹逗他道。

“这是我自己挑的马,我当然要把他骑回去了。”景桓倔强地嘟嘟嘴。

“你还真是个有担当的孩子。”景禹拍拍他的头,“不过啊,你这骑术还得再练练,否则以后带兵打仗可赢不了哦。”景禹继续开他的玩笑。

“带兵打仗有景琰跟小殊就够了,我才不凑热闹呢。”景桓嘟起嘴望着天。

“那你以后想干什么?”景禹歪着头问道。

景桓蹦到景禹的身边,吊着景禹的手指道:“我要跟在大哥身边学治国!”

景禹蹲下来,欣慰地抚摸着景桓的脸颊:“那大哥就等你长大来帮我。”

“嗯,景桓一定会努力的。”他使劲地点点头。


“糟了!”景禹突然反应过来,“不知道景琰和小殊怎么样了。他们不会在后山迷路了吧?”

两人正要骑上马原路返回,却看到不远处有两个骑马人的身影。

“大哥!五哥!”那边的人大喊着。

“是景琰和小殊!”景禹高兴地叫起来。他和景桓拍着马迎了过去。

“终于找到你们了!”景琰一到跟前就开心地说道,接着又有些委屈,“我还以为大哥不要我们了呢。”

“怎么会呢?”景禹摸摸他的脑袋,“是景桓的马受了惊,把我们带到山下来了。”

“啊?”一旁的林殊打量着他们两人,“一定摔得很疼吧?上次我这匹马不听话也把我摔得好疼。”他伸手去摸了摸景桓破口的袖子。

“嗯,没事了。”景桓觉得自己太狼狈,缩了一下手不让林殊碰,还急忙转移话题,“那你们呢?你们怎么也到山下来了?”

“我们是从……”景琰刚说了几个字,就被林殊一脚踹在鞋跟上。

“我们跟着你们下来的啊。”林殊笑嘻嘻地说道。

“可你们来的方向不对啊……”景桓诧异道,“下山的路应该在另一边吧。”

“我们刚才没找到你们,已经转了一大圈了。”林殊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景桓半信半疑地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景禹一言不发地斜眼望着林殊。这小鬼脑子里想的什么,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他。


四个人回到刚才那条马道往回赶。这一次林殊故意让景琰跟他落在后头。

“诶,呆子!刚才发现的那条小路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可不许告诉别人!”林殊俏皮地向景琰眨眨眼。

“知道啦。”景琰坐在马上晃悠着脑袋,反正小殊出什么鬼点子他都会听。


景禹抬头看看渐渐昏暗的天色,大声喊着后面的景琰和林殊:“你们快一点,猎宫戌时就要关宫门,我们要是回去晚了就麻烦了!”

“好!我们来了!”林殊和景琰说完一加鞭,就又冲到前头去了。

“我不是说你!”景禹看到景桓也想加快,赶紧叫住他。

“这马不会摔我两次吧?”景桓憋着嘴。

“这可不好说。”景禹笑着瞥了他一眼,“你就老老实实跟着大哥走吧。”

“嗯。只要大哥在,景桓就一直跟着你!”景桓又甜甜地笑了起来。

--------------------

正篇及番外所有章节目录

评论
热度(7)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