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番外】九安山往事(二)

果然长度还是爆了。而且想写的内容还在增加。。。看来做不了楔子了,就当个番外吧。(貌似又开了一个坑的感觉。。。)写这个算是调剂一下正篇的压抑氛围,应该不会太长。

-----------------------

景琰和林殊早就又跑没影了,而景禹为了安全起见,只是让自己和景桓的马一路小跑。他本来还提议景桓跟自己骑同一匹马,但倔强的景桓一定要把那匹马驯服,景禹也就由着他了。尽管他知道回去晚了自己肯定会被父皇责骂,但只要景桓高兴,这又算得了什么?


果然,当他们来到猎宫门下的时候,两扇棕红色的大门已经紧紧地关闭了。宫墙上也已点起了火把。

景桓在马上大喊着“开门”,景禹倒是很淡定。

“来者何人?”天色昏暗,守门的禁军看不清楚他们的脸。

“祁王萧景禹和誉王萧景桓。”景禹回话道。

“两位殿下请稍等,待小人进去禀报一声。”梁帝有令,猎宫关门后任何人出入都要事先向他禀报,皇子也不例外。

景桓却有些不悦,大喊道:“知道是我们还不开门!有什么需要禀报的?”


这时一个小脑袋从宫墙的弩口处探了出来,显然是因为身高不够而只能找这样一个可以钻出去的空隙。

“喂,景桓,你看你慢得跟蜗牛一样!舅舅说回来晚的就不许进宫了,等明天开了宫门再进来吧!”那稚嫩的声音一听就是林殊。

“你胡说!”景桓急了,“父皇怎么可能不让我们进去!”

景禹摇头窃笑。林殊这小鬼就爱抖机灵。

“要不然你飞进来也可以啊!”林殊哈哈大笑,“不过你那么慢,只能爬着进来吧?”

“你……”景桓被呛得无语。


不过林殊的话倒是让他突发奇想。飞进去?干脆搞个恶作剧吓吓这小子。

“哼,我就飞给你看!”他飞快地取下马鞍上挂着的弓箭,对准城门上方嗖地就是一箭。

“景桓住手!”等景禹看到他的动作想要制止时已经晚了。


那支箭他本来是想冲着林殊上方射去的,却射偏了,刚好射到旁边一个禁军卫兵面前。幸好箭的力道不大,被那卫兵一把抓住了。

“誉王殿下!”那个卫兵叫道,“这箭可不能乱射啊!”

“哇哇哇!”林殊也跟着喊了起来,“不给你开门你就要攻城啊!”

景桓看那箭差点射到人,顿时有些后怕。不过林殊的挑衅让他又忍不住继续抬杠:“哼!我就攻城了又怎样?看我进去怎么收拾你!”

“来啊来啊,你来攻我来守!”林殊竟一下子来了兴致,准备玩实景攻城游戏了。他朝着后面大喊:“景琰,过来帮忙啊!”

“景桓小殊你们别闹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胡乱开玩笑?”景禹喝住他们。还不知道射箭这事如果被父皇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景桓做了个鬼脸,但还是乖乖听话不再做声。林殊也被上面的禁军从宫墙上请了下去。


不一会儿宫门打开,两人策马进了猎宫。景桓一眼就看见了躲在一旁的林殊。

“林小殊你别跑!”景桓跳下马就去追他。

景禹正想赶上去阻止,却被一个太监叫住:“祁王殿下,陛下请您到御前回话。”

“知道了。你先去吧。”景禹看看自己的伤口,决定还是先更衣再去见父皇。


林殊虽然小小年纪就修习武艺,但毕竟小了景桓三岁,连身高都矮了一个脑袋,论力气他是打不过景桓的。不过他身形灵活,左躲右闪,景桓追来追去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景琰救我!”林殊看到景琰在一旁傻笑着看热闹,就冲过去躲在他身后。

景桓跟着跑了过去,却被景琰挡在了面前。景琰只比景桓小一岁,长得不比他矮,加上习武出身,体格更是比他健壮。

“你让开!”景桓喝到。

“不让!”景琰张开两臂拦住他。

“你……”景桓忿忿地指着景琰,“我是你亲哥耶,你怎么帮他不帮我?”

“不许你欺负小殊!”景琰嘟着嘴说。


被两个弟弟联起手来对付,简直岂有此理!

景桓这次是真急了。他一把抓住景琰的肩膀就想把他往地上摔,景琰自然不甘示弱,反抓着景桓就跟他扭打在一起。不一会儿,两个孩子抱着团滚到了地上,不断地翻来翻去,都试图把对方压在底下。

“景琰加油!景琰加油!”林殊在一旁拍着手欢呼。

景桓刚才在马背上已经耗掉了不少力气,更何况面对的还是比他壮实的景琰,自然很快就占了下风。景琰一个翻身坐在景桓身上,双手把他的两臂死死压在地上,景桓再也没有力气挣扎。

“五哥,降了吧。”景琰得意地说着,把自己想象成在打仗的样子。

“放开我!”景桓两腿乱蹬,却什么都踢不到。


就在这时,太监总领高湛跑了过来:“哎呦喂你们这些小祖宗,还在这儿闹啊。祁王都因为你们被陛下训斥了。”

“什么?”三个孩子同时叫道。

景琰立刻放开了景桓,拉着他一起站了起来。

“我们去救祁王哥哥!”林殊一跺脚说道。

“我跟你一起!”景琰附和道。

景桓半低着脑袋,渐渐皱起眉头:“都是因为我……我害得大哥受伤,又害得他挨骂……我要去找父皇说清楚!”

说着他就往里走。景琰和林殊也紧紧地跟在后面。

高湛本就是奉了圣命来找他们过去的。原以为他们会因为害怕挨训而不愿去,没想到他们为了祁王竟然这么主动,这让高湛也有些小小的感动。


三个孩子一进到正殿,就看到梁帝拉着个脸坐在龙榻上,景禹就跪在他面前。梁帝的弟弟纪王爷也坐在一边,看上去是正在跟梁帝下棋。一见到几个孩子,纪王胖胖的脸上就露出了微笑。景桓赶紧跑过去跪在景禹旁边,林殊和景琰也跟着他跪下。

三人请过安,还不待梁帝开口,景桓就争着说道:“父皇,马跑到山下是因为儿臣骑术不精,皇长兄受伤是为了救儿臣,回来得晚也是怕那马再摔了儿臣所以跑得慢,宫墙上的箭也是儿臣射的。总之所有过错都是儿臣一人所为,跟皇长兄无关,还请父皇不要责罚皇长兄。”


他一口气噼里啪啦说了一长串话,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十岁孩子的口齿。不过等他说完,景禹就皱起了眉头,纪王的表情也很尴尬,而梁帝的脸上则似乎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景桓啊,你怎么就那么能说啊?景禹无奈地瞥了他一眼。

“你刚才说什么?”梁帝睁大了眼,“你们跑到山下去了?你还坠了马?景禹还受伤了?你一样一样给我说清楚!”

“呃……”景桓这才注意到景禹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原来父皇都不知道啊……”

其实在他们进来之前,梁帝仅仅是在为他们晚归而责怪景禹。这下可好,景桓自己主动把所有事情都供出来了。


“父皇,”景禹赶紧拱手道,“这些事情都是因为儿臣对弟弟们照顾不周才发生的,还请父皇责罚景禹一人。景桓还小不懂事,请父皇不要怪罪他。”

“你这个兄长是怎么当的?要是真出了什么事看你怎么交代!”梁帝走到景禹跟前责备道。但很快他的语气就软了下来:“嗯……你的伤怎么样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景禹答道。

“一会儿还是让太医看一下。”梁帝的眼神变得关切。


他正准备回到榻上坐下,却想起来什么事,随即转向景桓问道:“你刚才好像还提到什么……什么箭?是怎么回事?”

“啊?箭?”景桓慌张地看了景禹一眼,只见他暗暗摇头,“没……没说什么箭啊。”

“你还敢糊弄朕?”梁帝抬起头来叫道:“来人!去把驻守宫门的禁军给朕叫一个来,朕要询问祁王和誉王回宫时候的事。”

完了……完了完了……景桓头上直冒冷汗,林殊也跟他面面相觑。

“父皇!”景禹开口道,“这只是小孩子闹着玩,没什么大不了的。”

“朕不听你说。”梁帝瞪了他一眼。


禁军卫兵来了之后,把在宫门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梁帝。梁帝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他弯下腰看着景桓,虽然声音不大,但每个字都让景桓颤抖:“朝守宫门的禁军射箭……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嗯?还要攻城……是想造反吗?”

景桓虽然不明白父皇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但“造反”两个字听起来似乎特别严重。他又害怕又委屈,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能连连抽泣道:“儿臣错了,儿臣再也不敢了……”

景禹忍不住再为景桓说话:“父皇,儿臣以为,景桓仅仅是儿童的玩乐之心,您责备他淘气也就罢了,又何必拔高到如此严重的程度?父子之间,又岂可轻言‘造反’二字?”

“你……”景禹在梁帝面前总是直言不讳,经常让梁帝下不了台。不过他这话倒也没说错,梁帝也觉得自己脱口就说出这样的话确实过于敏感了。


“咳咳……”纪王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皇兄您消消气儿。景禹你也别这么当真,皇兄也只是吓唬吓唬景桓。对吧,皇兄?”

“哼……”梁帝白了他一眼,表情却也松弛了不少。

景禹没再继续争辩,只是说道:“弟弟犯错,是儿臣这个做兄长的管教失职。请父皇责罚儿臣,不要苛责景桓。”

梁帝斜眼瞪着他:“你还知道你该罚啊。朕就命你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壁三日,今天的晚膳也别用了。”

“儿臣遵旨。”景禹平静地回答。


景桓一听这话可就急了:“父皇!错是儿臣犯的,为什么要罚皇长兄啊?”

“景桓!”景禹对他摇摇头。

谁知景桓刚说完,一旁的林殊也跟着叫起来:“舅舅!景桓射那一箭是在跟我闹着玩,要罚就连我一块儿罚吧!”

“呵,你们一个个还挺仗义啊。”梁帝眉毛都快竖起来了。纪王却在一旁掩面窃笑。


“还有我!”景琰一副“他们都有份怎么能少了我”的表情,“架是儿臣打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顿时看向了他。景禹景桓和林殊三人脸上分明都写着:你凑什么热闹?

“你们还打架?”梁帝睁眼盯着他,却忍不住嘴角上翘,“你跟谁?”

景桓心里咯噔一下:完了,我又要罪加一等了。

景琰支支吾吾:“呃……跟……跟……”

“跟儿臣。”景桓低着头有气无力地说道。

纪王顿时噗嗤笑出了声。


“你还笑!”梁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朕这些儿子外甥个个都不省心,你看笑话倒是看得开心!”

纪王笑言道:“顽皮是小孩的天性嘛。不过他们都这么率真耿直,有情有义,皇兄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梁帝一摆手:“那好啊,他们都那么仗义,那朕就成全他们,一块儿同罚了吧!”

“啊?”纪王张大了嘴。


--------------------

正篇及番外所有章节目录


评论(9)
热度(8)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