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二十七)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这一章让誉宝的智商和品格都再往上提了一下。

只是,心软的人不适合当反派。。。

---------------------

景桓急急忙忙赶到正阳宫,看到蓝瑾已经在服侍躺在榻上的皇后了。

“母后怎么样了?”他急切地问道。

“刚才太医来把过脉,说脉象平稳,并无大碍。只是母后恐怕得过几个时辰才能醒来。”蓝瑾答道。

“怎么会这样?”景桓走到榻前半跪下,看着闭目昏睡的皇后,用手轻轻拭了一下她的额头,“太医没说病因是什么吗?”

“太医说,要再观察一阵才敢确认。不过现在看来,很可能是……”

“很可能是什么?”

“很可能是有人下毒。”

“下毒?”景桓顿时变了脸色,“谁这么大胆子?”

他站起来,对皇后的宫女长狠绝地说道:“其红,你去给我把这几天宫中所有可能经手皇后膳食的人都查一遍,他们所到的每一个角落都给我仔仔细细地搜。无论你用什么手段,哪怕是严刑拷打,也要把下毒之人给我找出来!”

“是。”其红领了命就下去了。


景桓心烦气乱地来回踱着步子,蓝瑾劝慰他道:“母后这里一时也没什么大事,殿下您先回府休息吧,臣妾在这里侍奉就行了。”

“不。”景桓答道,“母后不醒来,我就不放心。这样,你先回府去。今夜我守在这里,你明天一早再过来。”

“殿下,您还有这么多政务要处理,还是让臣妾……”

景桓摆摆手:“就这么定了。再重要的事,也没有母后的安危重要。”

蓝瑾心疼地看了他一眼,也只好答应:“是。不过殿下还是别忘了休息。”

“嗯,我知道。”景桓稍稍扬了扬嘴角。


景桓在皇后身边一守就是大半夜,不知不觉坐着就睡着了。等他被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时,才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扭得生疼。

皇后终于醒了。此刻已快到寅时。

“母后,”景桓凑过去轻轻呼唤着,“您感觉如何?”

皇后半睁着昏沉沉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四周:“好晕……”

景桓见她嘴唇干裂,赶紧倒了一杯茶水,再小心翼翼地把她扶起来:“来,喝点水。”

皇后抿了两口,带着笑意看着景桓:“皇儿真是有孝心。唉,本宫大概是年纪大了……”

“母后不用担心,太医说了,您的身体并无大碍。”景桓宽慰道。

“可是这病来得这么突然,本宫到现在还四肢无力,怎么会无大碍呢?”皇后手扶额头,十分虚弱。

“您突然发病这事,恐怕……”景桓欲言又止。

“怎么,难道有什么隐情?”皇后不安地问。

景桓扶着她的肩道:“母后您放心,无论是什么原因,儿臣一定替您查清楚。您只管安心养病,其他的事都交给儿臣。”

皇后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但也没再多说什么。她现在正头晕目眩,也没办法想那么多。

景桓扶着皇后再躺下,然后吩咐道:“来人,去把太医请来,再给皇后把把脉。”


太医这次把过脉之后,心中已经有了眉目。待景桓把他送到门外,他便捋着胡子说道:“微臣几乎可以确定,皇后娘娘中的是软蕙草之毒。”

“软蕙草?这是什么毒?”景桓问道。

“这种毒发作时,会让人四肢无力甚至昏厥,症状看似猛烈,却对身体并无大的伤害,而且毒性也只能持续几天,之后也不会有后遗症。臣只需开个调理的方子让娘娘恢复得快一些,其余的,殿下都不用担心。”

“啊,这样本王就放心了。”景桓送了一口气,“那就有劳大人了。”


再过五天就是年终尾祭,皇后这个样子铁定是去不了了。如果真如太医所说,此毒性只能持续几日,那下毒之人的目的应该就是不让皇后参加年终尾祭了。可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难道是越贵妃因为输了朝堂论礼想借此出口恶气么?可如此孩子气的恶作剧,又不像是出自那个毒妇之手。

总之这毒下得太奇怪,景桓怎么都想不明白。还是先抓到下毒之人再说吧。


***


天刚微亮,蓝瑾就赶来正阳宫。景桓一宿都没怎么睡,甚觉困乏,吩咐过蓝瑾几句,便回誉王府了。

他睡眼稀松地走进正厅,一边还揉着酸疼的脖子。听闻皇后发病后一大早就赶过来的般弱已经候在屋里。景桓回答了几句般弱的询问,正想着先去歇息一下,却又被季师爷从门外叫住。季师爷带来一个吏部的官员,说吏部尚书何敬中病倒了,吏部的差事没人管。


又病了一个?!——这是景桓的第一反应。这接二连三的都怎么了?

不过何敬中的病因他当然是很清楚的,这纯粹是因为他儿子被判了死刑而引发的心病。景桓在心里一盘算,才发觉自己平时太过依赖何敬中一人,什么关系都交给他去打理,现在他干不了活了,竟然连个替代的人都找不到。年末正是吏部最忙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出现松动,轻则被太子钻空子,重则会让吏部背个办事不利的罪名,到时候恐怕连何敬中这个尚书的位置都要不保。


景桓正一筹莫展,般弱却提议了。

“文远伯想要一条人命,那咱们就赔给他一条人命。”般弱意味深长地说道。

景桓琢磨出了她的意思,皱起眉头道:“你是说……找人顶替何文新?”

“正是。”般弱答道,“只要找一个跟何文新相貌相似的人正法,骗过文远伯,那就万事大吉了。”

“换死囚……谈何容易?”景桓摇摇头,“而且如果事情败露,就会把整个刑部赔进去,岂不是得不偿失?”

“刑部上上下下全是殿下您的人,这些年用起来不都是得心应手?只要嘴紧,换死囚这事就不会败露。这一点上,殿下应该对刑部有信心吧。”

“本王倒是不是担心刑部出问题,只是……”景桓心里还是不踏实,但一时却又看不出什么大的破绽。

“凡事都有风险,但眼下我们可有更好的办法?”般弱坚持道。

景桓叹口气,仍是举棋不定:“你让本王先考虑考虑。”

他在案几前坐下,闭上眼睛揉着两鬓。本来就困乏,再被这烦心事一搅,就开始头疼起来。般弱和季师爷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都退下了。


这事最好还是去问问梅长苏。——只是,他现在还病着,又怎么好去打扰?——要不还是去看看……

景桓心里翻来覆去地犹豫着,但最后还是叫上马车把自己送到了苏宅。


黎刚正在大门附近,一看誉王又来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自言自语道:“宗主病还没好呢,这人怎么又来了?”

他走到门口,见誉王下了车,却不急于进来,而是问他道:“苏先生的病好些了吗?”

黎刚瘪瘪嘴,却也只能做出恭敬的样子回答:“宗主今日仍旧卧床不起。”

他原以为誉王又要像昨天一样进去“探病”,却见他站在原地犹豫片刻道:“既然如此,那本王就不打扰苏先生了。请他一定要保重身体,安心养病。”


看着誉王离去的马车,黎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居然这么轻松就把誉王打发掉了!

他回到梅长苏的卧房时,晏大夫刚把完脉,叮嘱他不要思虑过度。今日梅长苏气色好了不少,已经束发着衣半坐在榻上,晏大夫也允许他适当地下床活动活动。

“刚才誉王又来了。”黎刚对梅长苏道。

“哦?他人呢?”梅长苏问。

“被我打发走了。”

“打发走了?”梅长苏有些诧异,“你怎么打发他的?”

“他询问宗主的病情,我就跟他说您还卧床不起,他就走了。”黎刚回答。


梅长苏一时间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誉王今日来找他一定是为了什么事,而且多半是为了何文新的事。按照计划,这个时候差不多该何敬中出状况了。他只等誉王来找他,便劝他放弃何敬中,培养其他的替代者,再趁机给他推举自己看好的人,慢慢把他在吏部的势力架空。要想不让誉王过早地察觉到自己对他是明帮暗损,这事做起来还不能急,需得费不少心思。可如果誉王不来问他这件事,便简单了许多,因为他相信单凭誉王和秦般弱是很难处理好这个危机的,而一旦出了什么事,则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还不用操什么心。

所以梅长苏这一病,倒让他捡了个便宜,免去了接下来的诸多麻烦。

可誉王放弃询问自己,竟是因为怜惜自己的身体……

梅长苏在庆幸的同时,心里隐隐有些异样的感觉。是感动?还是愧疚?

——事到如今,还能说服自己誉王待人没有半点真心吗?


景桓在回府的马车上思索着。现在时间紧迫,很难找到别的人替代何敬中。更何况,何敬中跟了他那么多年,为他出了不少力,他总不能因为何敬中爱子心切就舍弃他吧。

既然问不了梅长苏,又想不出别的更好的办法,那也只能采纳般弱的建议了。


景桓那时哪里能料到,他对梅长苏一时的怜惜和对何敬中一时的怜悯,给自己挖了多大一个坑。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
热度(10)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