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二十九)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多么痛的一章啊。。。心疼齐敏小天使,心疼誉王宝宝 QAQ

-------------------------

景桓回到誉王府时,齐敏已经等候在了议事厅。

景桓进屋之后关上门,低声问道:“让你办的事情,灰鹞都告诉你了?”

齐敏心照不宣地回答:“他都说了。此事并不难办,下官已经把最近几日的狱卒都安排成了亲信,他们绝对不会走漏消息。”

“嗯,这就好。”景桓点点头,“等灰鹞找到了合适的替身就给你送过去。”

“是。”齐敏颔首道,“不过……下官还有一个顾虑。”

“你说。”景桓走到案前坐下,顺手端起一杯茶。

“我们需不需要派人直接把何文新送出城?若是让何大人接回家,只怕……夜长梦多啊。”

景桓手中的茶杯顿时停在空中,片刻才被他重新放下。

“如果不让他回何府……”景桓犹豫地皱起眉头,“只怕何敬中和他那老娘仍会惦记着。这样,你让何大人带回去见一面就送走,千万不要耽搁太久。”

“这……也好……”齐敏看上去还是有些不安。

景桓反而没那么多担忧:“此事关系到他儿子的性命,我相信何大人不会不知轻重的。”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齐敏叹口气,“不过殿下请放心,就算是对何大人,下官也跟以往一样只字不会提这是殿下的意思。”

景桓感慨地看着他:“齐大人办事,本王当然是最放心的。”

说完他倒上一杯茶,站起来亲手递给齐敏:“本王不得已出此下策,难为你了。”

齐敏恭敬地接过茶道:“下官跟随殿下这么多年,承蒙殿下的赏识和信任,理应为殿下分忧。”


***


没想到,景桓还是错误估计了何敬中。

何敬中从天牢里把何文新接回府,本想跟老母亲见一面就送走,谁知老太太对孙子百般不舍,何文新也赖着想留下。何敬中拗不过他们二人,加上自己也舍不得儿子,便答应让何文新多留两天。所以当他第二天重新精神焕发地出现在朝中时,何文新还在府里呆着呢。

何敬中一反常态地突然病愈,自然逃不过梅长苏的耳目。

当黎刚把这件事告诉梅长苏的时候,他立刻就猜到是刑部做了手脚——连一向不爱动脑子的黎刚都猜出了换死囚这个选项。

如果换做别人,大概也只能是猜猜而已,毕竟一般人很难在森严的刑部大牢和位高权重的吏部尚书那里找到什么证据,换死囚这样的下策说不定也能蒙混过关。可誉王遇到的对手,偏偏是梅长苏,还有江左盟那不输于红袖招的情报网。无论是在刑部还是在吏部,想要在他面前不透露出半点风声,几乎是不可能的。

誉王啊誉王,没想到你竟然主动走了这样一步昏招。不但省去了我搞垮吏部的麻烦,现在居然还白送我一个刑部!

梅长苏按捺不住心中的窃喜冷冷一笑。要知道刑部可是最让他头疼的。齐敏狡猾周密,办事滴水不漏,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没抓到他什么像样的把柄。而这一次,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让誉王把这么大个把柄自己送上门来,如何能不让人喜出望外?

梅长苏从木匣里取出吏部和刑部两块木牌,欣然自得地吩咐黎刚:“你去替我查一下,如果齐敏真的走了下策,这两位尚书大人就用不着我费心了。只要把消息透露给谢玉,东宫自然会替我们去料理之后的事情。”

他把两块木牌叠在一起,瞥了一眼身旁烧得正旺的火盆,仿佛一张正饥渴地等待着投喂的大嘴。

萧景桓,这一次是你自断双臂,可怨不得我了……

其实这几日梅长苏一直在纠结一个疑难:究竟要怎样克制住对誉王越来越强烈的好感继续对他设计陷阱以便完成那个不可动摇的计划?

“人素来只会被朋友出卖,敌人是永远没有出卖和背叛的机会的。”

——这是他告诫景琰的话,却也正是他用来对付誉王,为祁王报仇的计划。他要让自己成为誉王的“朋友”,成为他最信任的人,然后再用出卖和背叛给他致命一击。这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誉王已经乖乖地上了钩。可让梅长苏始料未及的是,他自己这边却出了问题。

他开始疑惑是该相信自己的直觉还是该相信言阙和其他人对誉王的评价;他开始在对誉王狠一点还是对他手下留情之间举棋不定。黎刚他们只看到自己在誉王面前隐藏仇恨强作善意,却不知道自己在精心谋划时还不得不把已被誉王感动的另一面掩盖起来强作恶意。这样的割裂和矛盾,几乎快成了他的心病。再这样下去,非但会影响到全局,恐怕连他的身体都会先撑不住垮掉了。

早知道当初就该选太子。明着跟誉王做敌人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纠结难受。

可没想到,把梅长苏拉出这个两难困境的人,竟然就是誉王自己!他用一种让梅长苏丝毫不用在良心上纠结的方式帮梅长苏完成了他想做的事,让梅长苏内心的疑难不解自破。因为他这条毒蛇,已经几乎掉光了毒牙,梅长苏也不需要再忍着矛盾的心情继续对他欺骗捅刀。接下来要做的就只是顺理成章地跟他一起扳倒谢玉和太子,说不定还会是愉快的合作呢。

“黎刚,你说我是不是该感谢誉王呢?”梅长苏玩弄着手上的木牌问道。

“宗主您是在嘲笑誉王吗?”黎刚一本正经地问。

“嘲笑?不,我是在感谢,真心的。”梅长苏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让黎刚看得一头雾水。


***


第二天一大清早,全京城的人都在沸沸扬扬地议论着前一夜发生的事情:谢玉带着文远伯去吏部尚书府揪住了正准备溜出城的何文新,把他连同何敬中一起带到了御前,梁帝随即派人去刑部天牢找出了替代何文新的流浪汉,一怒之下当即罢了何敬中的官职。

而齐敏,此时正在誉王府里对着景桓绝望地哀述,慌乱得像油锅上的蚂蚁。

景桓听完事情的经过两腿一软,僵直地瘫坐下去,面如死灰。

“是谢玉。”站在一旁的般弱倒还保持着镇定。她转身向齐敏质问道:“换囚这件事情如此隐秘,他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般弱端着旁观者一样的架子让齐敏有些窝火,“殿下,文远伯拖着何敬中入了宫,此刻,太子门下的御史们,都在忙着写我的奏本哪!殿下!”齐敏噗通一声跪拜在地,“您得救救我啊!”

景桓半天没有说话。他心痛地看了一眼齐敏,又将眼神转向般弱,隐隐透出一股怨气。但他很快又收回了目光,只是闭上眼睛朝自己叹了一口气。

走到这步田地,怪谁呢?怪般弱出的馊主意吗?怪何敬中太蠢吗?还是怪梅长苏生了病?呵呵,这当中的哪一步不是自己做的决定?又怨得了谁呢?

他缓缓地站起来,走到齐敏面前将他扶起,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不该不听你的建议把何文新直接送出城。是我连累了你……”

“殿下……”齐敏用发红的双眼看着他,声音有些哽咽。

景桓突然抬起头毅然说道:“本王这就进宫,去陛下面前替你求情。”

“殿下不可!”般弱赶紧叫住他,“换死囚这件事证据确凿,已无挽回的余地。而且现在已经闹得满城风雨,陛下为了顾及颜面也不可能从轻发落。殿下若是去求情,非但起不了作用,还会引起陛下的怀疑,引火烧身啊!”

景桓闻言,刚迈出半步的腿顿时僵在了原地。他不由得握紧颤抖的双手,无奈地看向呆若木鸡的齐敏。

熟知刑律深谙圣心的齐敏又怎会不明白般弱的话?她说得没错,誉王这个时候恰恰是回避得越远越好。而且如果誉王也被牵扯进来,以梁帝的脾气,恐怕自己的罪行非但减不了半分,还会因为涉及皇家颜面让这个案子变得更加严重。

“秦姑娘说得没错,是下官糊涂了……”齐敏再次跪下,“这件事情跟殿下毫无关系,也请殿下不要把自己卷进去。下官愿一人承担所有责任。”

“齐大人!”景桓含着泪,用颤抖的双手扶着齐敏的肩,“我对不起你……”

齐敏哽咽道:“有殿下这句话,齐敏就算死也无憾了。”他随即向景桓磕了一个头:“我必须得告辞了,不能让他们在誉王府找到我。殿下保重!”

“齐大人……”景桓望着起身离去的齐敏,心如刀割。

般弱见景桓失魂落魄的样子,便劝道:“事到如今,两位尚书大人已经保不住了。殿下还是得赶紧考虑一下找什么人补上他们的缺位,切不可被太子占了先机。”

般弱此刻的冷静在景桓看来却似在这冰冷的隆冬气息中更平添了一股透心的寒意。他没有理会般弱的提议,而是怔怔地望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可知道,刑部对本王意味着什么?齐敏对本王又意味着什么?齐敏是本王参与朝政以来结识的第一个大臣。他跟了本王整整十二年,为我办了多少事,却从来没让我为他操过心。可没想到,最后竟然是我自己亲手葬送了他……”

景桓悲痛的神情让般弱有些胆战,生怕这个时候景桓会因为她是换死囚的提议人而迁怒于她。可她小心翼翼地等待了一会儿,只见景桓像一尊刚刚活过来的石像,无力地摆了摆手,只说了一句:“你先下去吧。本王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般弱松了一口气。她对景桓,其实从来没有放下过戒备,总是担心他有一天会看出来自己对他并非完全忠心——虽然这一次并不是不想尽力。但她哪里知道,此时景桓的心里,丝毫没有怨她,有的只是深深的懊悔和自责。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4)
热度(10)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