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三十)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龟速更新中。。。

为什么写出来的比计划写的多这么多啊?这简直就是凭空多出来的一章但不写又少了点什么。。。

--------------------------

誉王府西厅中,一盆兽金碳正旺盛地燃烧着,梅长苏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伸着双手烤火。

现在正是大年初一,本是个喜庆祥和的日子,可皇宫内外的气氛却因为有人除夕夜在宫墙外刺杀皇帝特派的内监而变得十分紧张。在穆王府中拜年的梅长苏得到消息,与霓凰推敲了一番,觉察到此事很可能是太子和谢玉所为,矛头指向的是禁军统领蒙挚。他担心誉王会为了拉拢蒙挚去御前替他求情,因为那样一来梁帝就会怀疑蒙挚参与党争而对他更不信任。于是他匆匆赶到誉王府,谁知还是晚了一步,誉王已经进宫去了。

誉王还真是急不可耐啊。梅长苏暗自感叹。也难怪,刚折损了最倚仗的两部势力,皇后又因为中毒而无法参加祭奠和宫宴,这年关,他肯定过得难受,估计也没少在太子和越贵妃面前受窝囊气。现在若是能拉拢蒙挚,于他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如果说誉王是急昏了头,那这个所谓谋士秦般弱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她也没有看出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么?

般弱就站在梅长苏的旁边。景桓不在,还是她帮着接待的梅长苏。她知道景桓如何看重这位麒麟才子,对他自然是极尽客气之态,丝毫不敢怠慢。可她嘘寒问暖地说了一堆客套话,梅长苏竟然看都不看她一眼,连一个字都懒得回答。

在梅长苏眼里,般弱就是个透明人。他知道她的所有底细,自然也知道她辅佐誉王是另有目的。梅长苏觉得她跟自己很像——确切地说是跟自己厌恶的那部分很像——处心积虑,为达目的不惜欺骗信任自己的人。既然如此,又何必故作姿态去跟她客套呢?还不如留着这精力应付誉王。

呵,萧景桓啊萧景桓,你身边怎么全是这样的人?难道真的是报应吗?

梅长苏只顾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对四周的一切似乎都不感兴趣。

其实这并非他第一次进誉王府。只是他上一次来,并不是以梅长苏的身份。那是十二年前,誉王成年礼的时候。他还记得他和景琰站在一起,看着祁王捧着玉珠金冠送到梁帝跟前,再由梁帝亲手把金冠给景桓带上。祁王在一旁看着景桓,那么温柔,那么期待。

宴席上,景琰对祁王说:“大哥今天好像特别开心。”

“那是自然。”祁王笑答,“景桓成年了就可以做大哥的帮手了。”

景琰有些不服:“我虽然还差一年,可我现在就可以帮大哥啊!”

“你呀,”祁王拍拍景琰的脸,“成天就只对行军打仗感兴趣,对朝政漠不关心,我想请你帮忙都请不动啊。”

“就是就是!”林殊在一旁跟着打趣,“我跟祁王哥哥找景桓去了,不带你这只大水牛玩!”

“小殊你讨厌!”景琰嗔怒道。

……

梅长苏几乎都忘却了当时的情形,可再度置身在这誉王府中,那些如烟往事纷纷重现,在他心中再次掀起波澜。

萧景桓,若不是你当初对寄予你厚望的祁王兄如此薄情,我又怎么会一直把你当成毒蛇,对你毫不留情地欺瞒利用?今日种种,都是因果轮回啊。

他本已打算对誉王的心意稍稍做些回应,但一想到祁王,他又开始恶心起来。现在他只觉得誉王府充满压抑,让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

景桓一回誉王府,便听人说梅长苏来了,他心中忍不住一阵狂喜。刚才在梁帝那里替蒙挚求情却得了个白眼,他还有些忐忑不安,现在这些忧虑全都烟消云散了。他也懒得去想梅长苏此来有何目的,无论如何,这是梅长苏第一次亲自到誉王府,而且是在大年初一,哪怕他不是来拜年,甚至连礼物都没带,对景桓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新年贺礼了。

经历了从皇后中毒到折损两部尚书的一连串打击之后,景桓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开心。真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若能得梅长苏对自己真心相待,之前的那些损失都不值一提了!

他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了西厅,还没进门就高喊着:“一回来就听说先生来了!”待他见到梅长苏,脸上更是洋溢着蜜糖般的笑容:“真是不巧,让先生久等了。”

谁知,迎接他的却是梅长苏板着脸劈头一句:“除夕血案,殿下是否处理得过于冒失了?”

景桓一愣,不过笑意还凝结在脸上:“先生的意思是……”

梅长苏神情十分严肃,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景桓的热情:“我匆匆赶来,就是想阻拦殿下进宫。看来还是来晚了一步,恐怕殿下已经吃了一个暗亏了。”

景桓隐隐觉得梅长苏所言事大,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消失了。梅长苏替他分析此一败笔的害处,责备之意溢于言表,丝毫不留情面。般弱在一旁面露难堪,却也不得不服。敢用如此语气对誉王说话的,大概也就只有梅长苏一人了。

景桓对梅长苏的尽心仍是很欣慰,但他看出来了,梅长苏终究还是只把他们的关系限定为冷冰冰的主人和谋士,而不愿加入一点点人情味,哪怕自己三番五次地尝试拉拢他们之间的距离。景桓很不习惯这样与自己人相处。他虽贵为七珠亲王,但手下无论是大臣还是谋士,他都多多少少掺杂些私情挂念,平日相处也都十分随和。可是和梅长苏之间,却似乎始终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不宽不窄的沟壑,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或许这就是麒麟才子的个性所在吧。景桓虽不习惯,却也不得不承认梅长苏的这种态度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作用。他的建言总是那么一针见血。而这一次,除了建言,梅长苏更是让景桓感受了一把他江湖老大的实力。

“谢玉想要取代蒙挚禁军统领的位置,光靠这一件案子是远远不够的。”梅长苏分析道,“要让皇上对蒙挚失去信心,谢玉必有后手。”

“先生是说,宫城内外还会再发生这样的案件?”景桓警觉地问道。

“哼。”梅长苏轻声哧鼻道,“谢玉想要它们发生,还得看苏某同不同意。”

如此霸气的话顿时让景桓两眼生光地望向他。

“殿下别忘了,”梅长苏保持着一如既往平淡如水的语调,“有江湖势力的可不止他谢玉一家。”

“对啊。”景桓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其实自己手里也已经有江湖势力了。而且江左盟是江湖第一大帮派,如今连他们的宗主都是自己的人,还愁治不了谢玉的爪牙?他不禁激动地站起来对梅长苏拱手道:“苏先生真乃上天对本王最大的恩赐!”

梅长苏对这番恭维丝毫不感冒,他只是继续平静地说道:“人命大案殿下不必操心,苏某自有对策。只是他们恐怕还会在宫墙内制造一些骚乱,给禁军再添点麻烦,就连皇后娘娘也可能受到牵连。还望殿下提醒皇后娘娘多加小心。”

“这个自然。本王自会禀明母后。”景桓已经比方才轻松了不少。

梅长苏交代完正事,便告辞了,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景桓本还想多说几句贺年的客套话,甚至想邀请他来誉王府的年宴,却总觉得气氛不对,开不了口。

这样也好,既然苏先生喜欢这种方式,那又何必强求呢?

般弱尴尬地看着梅长苏离去。虽然她以前给景桓出昏招后景桓从来没有责骂过她,可这一次梅长苏当面打脸,自己不表示点什么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她面带愧色向景桓请罪:“般弱思虑不周,向殿下建言不当,还请殿下责罚。”

“嗯?”还在回味梅长苏的话的景桓这才想起来是般弱建议他去替蒙挚求情的,“嗐,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本王知道,你也是替本王心急。”他伸出手轻轻扶着般弱的肩,脸上露出兄长般的微笑。

般弱腼腆地屈膝道:“多谢殿下如此宽宏大量。”

看来只要自己还有用,誉王就不会摘下这礼贤下士的面具。师父没说错,大梁男子,真是个个都善于伪装。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1)
热度(10)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