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三十二)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脑补了一下誉王府大年初五的年宴,请了靖王和豫津,顺便夹带了点我本命的私货XD

--------------------------

初五晚上的誉王府张灯结彩,酒肉满席。每年这个时候,景桓都会把自己的亲信下属请到府里过年。今年照例一样,只是席间就坐比往年少了几人,整个宴席也显得冷清了些许。

景桓邀众人举杯共饮,环视一周,不由得放下酒杯轻声一叹。“庆国公、齐尚书、何尚书……”他在心里默默念着,“还有……”他把目光投向主座右侧,刚到不久的豫津就坐在那里,和他的案席相隔不到两尺。豫津正在认真品尝杯中的桂月香,似乎除了这酒,别的事他都不感兴趣。

“豫津,你可知道你现在坐的这个位置,前两年都是谁在坐?”景桓似是闲谈地问道。

“谁?”豫津放下酒杯一愣。

景桓微微一笑:“谢弼。”

“谢弼?”豫津吃了一惊,誉王突然提到他可不是什么好事。

“本王知道你跟他要好,所以想问问你……”

景桓停顿了一下,倒让豫津更提心吊胆。他……不会是想报复吧?

“据你了解,”景桓接着说道,“谢玉暗中辅佐太子的事,谢弼知情吗?”

“这……”豫津顿时十分尴尬。谢弼是被谢玉骗去支持誉王的,这事景睿跟自己说过,谢弼得知真相后还消沉了好久。可无论如何,关系到你死我活的朝堂权谋这么严肃的问题,被誉王这么随便地在一个宴席上问出来,实在有些别扭。而且他明知道我远离朝政,又何必把我搅进去呢?

“誉王兄,”豫津推脱道,“你知道我从来不关心这些事的……”

“你以为我在跟你谈论党争吗?”景桓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

“那是……”豫津疑惑着。

“我只是想知道,这两年,谢弼对我是不是真心相待。”景桓认真地说道。

“这个……很重要吗?朝堂之上,又有几人能做到完全真心呢?”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景桓的态度如此干脆,倒不像藏着什么算计。豫津犹豫片刻,便如实说道:“谢弼他……确实不知道。他还一直以为谢侯爷……是向着您的……”

“此话当真?”景桓竟有些激动。

“你不信我?”豫津反问道。

“信……当然信……我就知道……”景桓惨淡一笑,“谢玉还真是狠心。竟还有他这样把自己的亲儿子当一颗棋子摆弄的父亲。唉……谢弼是个不错的人。我倒是希望他能像你一样远离朝堂纷争,活得潇洒自在。可惜啊……谢玉非要做出那样的选择……哼,他迟早会把谢家带入深渊。”

听着景桓的语气变得狠绝,刚刚放下戒心的豫津不由得打一个冷战。他低头夹了一口菜,便什么都不再说,只盼着宴席快结束。

***

酒已行过两巡,才见一人匆匆赶来。众人转头一看,竟然是靖王萧景琰。席间顿时窃窃私语起来。景桓知道他们在奇怪什么,就像当时他让齐敏协助景琰查庆国公一案时齐敏的反应一样。梅长苏果然是个鬼才,能想常人之不敢想——他如此感叹着。但同时他仍在担心是否真的能让景琰对自己真心归服。

就像现在景琰来得这么晚,显然是不愿完全听命的姿态。景桓心中略有不快,但脸上还是挂出了笑容。他亲自迎了过去,把景琰请到左手边的空席入座。

“七弟姗姗来迟,可是要罚酒三杯哦。”他叫人把景琰的酒杯斟满。

景琰淡淡一笑:“皇兄批评得是,我自当受罚。只是今日事务繁忙,拖延至此,还望皇兄见谅。”

“哦?”景桓眉眼一抬。事务繁忙,呵呵,大过年的也好意思找这样的借口。“本王这几天都闲得不得了,七弟莫非还被什么家国大事缠身?”他酸酸地问道,尽管这几天他其实一点都不得闲。

“呵,也不是什么大事。”景琰淡定地答道,“皇兄是否听说,最近京城附近时常有野人出没?”

“什么?野人?”景桓一时觉得有些莫名。

“也是,皇兄每日操心的都是朝政大事,自然不会关心这些闲杂小事。”景琰继续说道,“京兆尹人手不够,求助我们帮忙抓野人。今天果然在城郊孤山上发现了野人的行踪,忙活了大半天。我来之前还在听手下汇报呢。”

“那……抓到了吗?”景桓似乎产生了兴趣。

“可惜还是让他跑了。”景琰摇摇头。

“哦,这样啊……那你们不是白忙活了一天?”景桓打趣道。

“是啊,白忙活了。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野外操练吧。”景琰也跟着笑笑。

“哈哈,好,那为兄就犒劳犒劳你。”说完景桓举起了酒杯。

景琰如此“不务正业”,专管鸡毛蒜皮的闲事,倒是让景桓更加放心了。

***

宴席进行到一半,景桓吩咐助兴的舞女都退下,而后请出一名琴师,吩咐他为大家弹奏一曲。

豫津一看这琴师神姿苍劲,手中的琴也是九霄环佩一类的名品,顿时来了兴致。

“想不到誉王兄还有如此雅兴。”豫津这句赞叹倒是发自内心。

“豫津难道忘了你小时候我送给你的那些乐器了吗?若是对音律没半点兴趣,又怎么能识货呢?”景桓对他笑道。

豫津听着这话,突然一阵恍惚。那些尘封在儿时记忆里的往事他现在几乎从不再想起,就算想起来,眼前这位誉王跟小时候的那个“景桓哥哥”也很难被想象成同一个人。已经有太多的东西改变了……

景桓没等他回过神,继续说道:“这位欧阳先生是本王从秦州请来的名家,难得今天你在,岂不正好得遇知音?”

欧阳先生躬身一拜:“久闻京城的言公子精通音律,能于五音十二律中识出天地万象,人情百态,今日托誉王的福,山人有幸得见公子,还望赐教。”

“不敢不敢。”豫津赶忙回礼,但也充满了期待。

四座凝神,琴声渐起。起初的几个音符顿挫凝滞,像是在暗自叹息;接着旋律开始连贯起来,音调也逐渐高昂,似在急切地寻求着什么,又似在热情地迎接什么,但贯穿始终总有一丝抹不去的淡淡忧思;直到最后终于越发开阔,似有高山大海之雄伟,天下万疆之气魄。一曲作罢,众人尽皆赞不绝口。

“的确是好曲子!快赶上宫羽姑娘了,嗯。”豫津自言自语道。“这么好的琴曲我以前居然没听过,真是天外有天啊。”

“豫津,你对此曲有何感想?”景桓开口问道。

一说起来音律,豫津就毫不拘谨了:“此曲甚好!曲调错落有致,节奏层次分明,慷慨处风雷骤动,婉约处细水轻流,既大气震撼,又细微感人,唯伯牙的高山流水可与之媲美。”

“哈哈哈哈言公子不愧是品曲名家,字字珠玑。山人不才,承蒙子期先生抬举了。”欧阳先生捋了捋胡子豪爽笑道。

“不过……”豫津似有疑惑。

“不过什么?”

“此曲虽然慷慨感人,却总让人感觉到挥之不去的忧虑和急切。这并非是瑕疵,只是与新年欢聚的氛围不太协调。不知欧阳先生为何会选这样一首曲子呢?”豫津问道。

欧阳先生颔首一笑:“这个问题,我可回答不了。此曲虽是山人近日的新作,却是受誉王殿下之托,特地为今日的宴席所写。”

“誉王?……”豫津和其他人都诧异的望向景桓。

“不错,是本王拜托欧阳先生写的。”景桓开口道,“豫津,你能听出其中的情感,可知这首曲子是依托何意境而作?”

“这……”豫津思索片刻,“好像是在寻求什么东西,又在抒发某种大志。”

“豫津果然有慧眼。”景桓赞道,“这首曲子的意境,就取自于魏武帝曹孟德的《短歌行》。”

“原来如此……”豫津恍然大悟,“誉王兄是想借此曲表达求贤若渴之情?”

景桓点点头,手持酒杯走出坐席,低声吟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他看向院墙上方空旷的天际,想起那些再也不能来参加宴席的人,还有那个难以捉摸想请也请不来的人,不由得内心一沉。他仰头喝下那杯酒,香醇满口,却掩盖不住那缕淡淡地忧思。

“誉王殿下效仿曹公招贤纳士之心,何愁招揽不到人才?我等追随殿下,也定会竭尽全力,肝脑涂地。”席间众大臣纷纷跪拜奉承。

景桓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没错,我一定会重聚羽翼,狠狠反击!

景琰一直在冷眼旁观。他对音律没什么感觉,对景桓的这番姿态更是不屑。一向喜欢直言的他,此时也忍不住说两句:“曲是好曲,诗是好诗,不过曹孟德这个人却并非那么值得效仿。他可以为泄私愤视几十万无辜性命为草芥,也可以对尽心辅佐他大半生的谋士翻脸绝情。如此人品,实在难以称道。”

景琰讲出这样的话来,真是大煞风景,引得众人一片哗然。景桓当即就变了脸色,却又不好发作,只能自己打圆场道:“靖王说哪里的话。本王只不过是就事论事,借古抒怀罢了,当然不会效仿魏武帝人品恶劣之处。”

“哦,那是我想多了。”景琰只微微歪了一下头,“但愿皇兄能记住这些话。”

景琰自己也感觉气氛变得尴尬了许多。若他此时离开,想必景桓不会阻拦吧。于是他提出了告别。

“七弟若是要走,为兄自然不会阻拦。”景桓十分无奈。

“那就多谢皇兄款待。告辞!”景琰说完就往外走去。

景桓站在原地,胸中涌出深深的挫败感。刚才那番表明心迹,一大半也是做给景琰看的,可现在却被他当面打脸。连想拉拢的兄弟都拉拢不了,还有何颜面招贤纳士?

景琰,你难道一直都还那么恨我?

他一时激动,忍不住跟着冲了出去,在门口把景琰拦了下来。

“景琰!”他拉住景琰的胳膊,“我有话要问你。”

“皇兄还有何事?”景琰有些诧异。

景桓唇齿有些颤抖,但还是一咬牙说道:“你是不是……还在对赤焰案耿耿于怀?”

“赤焰案?”这个词仿佛一下戳到了景琰最疼的伤口,让他顿时毛发直立,额角直冒青筋。

景桓见他半天不说话,越发紧张:“还有祁王兄……其实我……”

“别说了!”景琰突然一声怒吼,全身发抖。

景桓被吓了一跳。景琰盯着他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又要像十二年前一样被暴揍一顿。“景琰……”他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景琰捏紧双拳,拼命压制住怒火。片刻,他呼出一口气,压低声音对景桓说道:“五哥,你我之间可以谈任何事。但是,十二年前的事,最好一个字都别提!”

说完他骑上自己的马,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留下景桓一个人穿着单衣在深冬寒夜的冷风中瑟瑟发抖。

景琰啊景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我果然还是说什么都没用……好,我答应你,此事我不会再跟你提起,只要……只要你跟我还是一条心。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
热度(4)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