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箫

立志做誉王研究专家
☆*:.。. o(≧▽≦)o .。.:*☆
微博:@宇文箫Fay
晋江主页:http://1816889.jjwxc.net

【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三十三)

原标题:【祁王X誉王】牢中曲

这一章的CP是誉王X齐敏(并不是。。。)

其实是借齐敏之口说出了一部分我对誉王的评价,也为他之后要做的事做个铺垫吧。

作为最懂他最贴心的小天使,这次齐敏是真的下线了。替誉宝心疼 T_T

--------------------------

年还没过完,梁帝就开始审理换死囚案了。因为此案涉及到刑部吏部的高官,悬镜司首尊夏江又不在京中,梁帝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审理,就干脆自己亲自监审。此案案情简单,证据确凿,唯一让梁帝犹豫的是要不要把誉王牵扯进来。齐敏和何敬中都是誉王党羽的核心人物,这一点朝野上下众人皆知。要说他们犯事背后没有誉王的支持,恐怕不会有多少人相信。可齐敏一口咬定这是他跟何敬中之间的交易,誉王毫不知情;何敬中也辩解说他找过誉王帮忙可誉王并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梁帝把景桓找去问话,景桓也表示自己对换死囚一无所知,只是亲信下属犯了这样的罪,实乃自己管教失职,甘愿自罚三个月俸禄。梁帝明知他们的话不可全信,但对于景桓这样的态度,他还是很满意的,于是决定不再深究。最终何文新照旧被处死;何敬中贿赂同僚以权谋私,但念在爱子心切,只是被贬出京城;而齐敏则是执法犯法草菅人命,被处以流刑,一同被革职处罚的还有刑部几个参与案件的齐敏的亲信。

于是家家户户还在欢聚团圆的时候,齐敏一身单薄的粗布衣,戴着手镣,被两个差使押送着,孤零零地走出了金陵城门,在天寒地冻的正月里向西而去。

此时天刚亮不久,城外稀稀拉拉没几个人。齐敏耷拉着脑袋一步步挪着,没走出多远,却发现前方路口处停着一辆华丽的四乘金顶马车。

是誉王……齐敏立刻就认出来了。他胸中一阵酸楚。

景桓下车走到他们跟前,让手下塞了两锭银子在差使手里。差使们躬身称谢,便让景桓把齐敏带到了路边。

“殿下!”齐敏颤巍巍地跪下给景桓磕头,“臣不能再侍奉殿下左右了,殿下要保重啊!”

景桓看到齐敏这个落魄的样子,一时凝噎无语。他用颤抖的手把齐敏扶起来,哽咽道:“齐大人……真是苦了你了……”

“殿下别再叫我什么大人了。”齐敏苦笑着摇头。

景桓叹了口气:“都是我的错。”

“殿下千万别再这么说了。这些年来,殿下对我齐家恩重如山,齐敏无以为报。能为殿下分担罪责,我心甘情愿。看到殿下没有受到牵连,我就是搭上这条命也值了。”

“可是我不甘心……”景桓眉心紧蹙,“当年赤焰案之后,刑部几乎是你我一手重建起来的。可如今,除了你,还有好几个重要的亲信都被革职,我在刑部几乎都没有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了——这一切,都是我一时糊涂的昏招造成的。因小失大,太不应该了……”

“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没有必要再多想了。”齐敏安慰道,“好在刑部基本上没有太子的人。剩下的,除了个别不知变通的死脑筋,大部分人也都是向着殿下您的。只要陛下在刑部现有官员中挑选新任尚书,殿下到时候再去拉拢拉拢,我想,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嗯,”景桓点点头,“你这样一说,我也稍微安心一点了。”

他抬头看着齐敏,终于露出些许放松的笑容:“你还记得我当初刚去刑部的情形吗?”

“记得,当然记得!”齐敏也笑了起来,“臣正是从那件赤焰余党案开始追随殿下的。殿下第一次处理案件,却对刑部的章程条例了如指掌,又思辨敏捷懂得变通,着实让臣等佩服不已啊。”

“呵。”景桓轻笑一声,“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拍马屁……”

“似乎是……习惯了……”齐敏自嘲地笑笑。

“习惯了?”景桓的笑容突然僵住,“这么多年来,难道你说的没有一句真心话?”

齐敏一愣:“当然不是……”

“那你现在如实告诉我,在你眼中,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景桓似是在命令,但眼神又显得有些悲切。

“殿下……”齐敏叹口气,“也罢,有些话,臣一直憋在心里,想说又不敢说。如今再不说,只怕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你说……”景桓期待地看着他。

“这十几年来,臣跟随殿下左右,也跟殿下商议过许多机密要事。殿下的遭遇,恐怕朝中大臣没有几个比臣更清楚的了。还记得赤焰余党案时,殿下一开始是极力主张从宽处理的,还为此受到献王的威胁。后来殿下突然转变态度,把造谣诽谤您的余党定罪,让皇上十分满意。但此案一交差,您就立刻罢手了,后来朝中坊间有了更多关于您的不堪入耳的谣言,你也没有再追究。您倒是宽宏大量,可那些相信谣言的人并不会因此改变对您的看法啊。”

“我能怎么办?”景桓反问道,“如果我对他们赶尽杀绝,只会有更多的人恨我。现在,至少大部分人还能称我为贤王吧。”

“您是想做贤王,可又有几人是真心这样认为的呢?那些追随您的人,还不都是在利用您的地位。我做刑部尚书这些年,为您办得最多的事就是给那些犯事的官员擦屁股。您倒是替他们操碎了心,可他们却没有一个省心的。”

景桓睁大了眼。他还是头一次听到齐敏如此抱怨。

“殿下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在抱怨这些差事,而是在为殿下您担忧啊。许多人都说殿下薄情寡义,可我心里最清楚,恰恰相反,殿下您是太重情义了。您手下这些官员们,无论官职大小,所犯何事,只要他们有求于您,您都会尽量满足他们。有用的也就罢了,连已经失去价值的您都……”齐敏顿了顿,小心翼翼地看向景桓,“放弃庆国公,不是您自己的主意吧?”

“的确。是梅长苏的主意。”景桓无奈地答道。

“难怪,我当时就觉得蹊跷,这完全不像您以往的行事作风。”齐敏感叹道,“而这次何大人的事……”

“别说了。”景桓一想到此事就悔恨不已。

“殿下,恕臣直言。”齐敏继续说道,“您若只是想做一辈子贤王,心软不是什么坏事。可您若是要想成就霸业,无论走什么样的路,都必须取舍决断,狠得下心啊。您跟太子斗了这么多年,他才能虽然比不上您,可手段上却比您狠绝百倍。您还是顾虑太多了。”

景桓闭上双眼,又缓缓睁开:“你的意思是,要我像太子一样狠心?”

“本来也不用这样的。”齐敏答道,“可在世人眼中,您已经跟太子一样狠心无情了。您既然不能像祁王那样赢得人心,又何必……”

“祁王?”景桓听到这个名字一惊,“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您想效仿祁王?”齐敏眨眨眼,“您忘了您一开始想在刑部做的事了吗?”

“在刑部做的事?……”景桓沉默了。

“当年祁王还在的时候,他就在刑部推行法制改革,想让司法变得更公开透明。而我那时只是一个没有靠山的小官员,也没什么追求,只想办办差事,混混日子。但我对祁王也是十分敬佩的。”齐敏回忆道,“后来赤焰案发,我贪生怕死,没敢为祁王求情。当时刑部有一大半的人因替他求情而下狱,我这才阴差阳错地代理了尚书一职。后来殿下您就来了。刑部重建后,您就整理出一套条例想在刑部推行,虽然您没有明说,但我看得出来,那正是祁王还没有完成的改革。”

“可惜……”景桓不由自主地接话道,“那件事受到了很大的阻力。不但得不到朝臣的支持,父皇更是把我狠狠训斥了一顿。呵,大概我要做跟祁王完全相反的事他才会高兴吧。”

“所以后来您就再也不提此事,对刑部日渐增多的灰色手段也听之任之,最后自己干脆也用了起来……”

“破罐破摔吗?”景桓自嘲道,“你不提,我都忘了自己是个破罐了……”

“哎呀殿下这是什么话!”齐敏赶紧应道,“臣真是罪过……”

“跟祁王兄比起来,我就是个破罐。”景桓变得很严肃,“我终究成不了他。我没有他的魄力和胆量,我太懦弱,有太多顾虑,太多舍不得。赤焰案之后的朝局已经容不下他那样的人了,我无力改变,只能顺应。我变得越来越不像当初那个自己,离他的那条路也越来越远……”

“可您还是放不下他,不是吗?通向他的路已经断了,可他在您心里仍是一个标杆。所以您哪怕是用完全不同的方式,也要让自己在表面上接近他,或者在别人的口中像他,哪怕仅仅是‘贤王’这个同样的称谓都能让您感到高兴。”

景桓听到这里,眼眶开始发红:“他是我今生唯一想要追随的人……”

“唉……”齐敏叹气道,“这么多人误会您对祁王的态度。这些年,您是怎么忍过来的啊?”

景桓听到这句话,对齐敏凝视了半天:“知我者,齐公也。”他突然转过身去,迅速用手抹掉眼角涌出的泪滴,再回过头道:“我这次最大的损失不是刑部和吏部,而是你啊!两部尚书还有补缺的余地,可我又能到哪里找第二个如此懂我的人呢?”

齐敏含泪笑起来:“有殿下这句话,臣死而无憾。”

“你不能死!”景桓突然加重了语气,“本王今天失去的,总有一天要统统夺回来。你等着,等我有一天登上至尊宝座,我就接你回京!”

他抓起齐敏的手紧紧握住。齐敏热泪盈眶地点头:“好,臣会一直等,等到殿下君临天下的那一天。”

当景桓目送齐敏渐渐远去的时候,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不择手段扳倒太子,再不能有半点心软。

-----------------------------

所有章节目录

此文修改后用新标题和章节划分发在了晋江(因为修改比Lofter滞后):

【琅琊榜之誉王外传】月落孤星寒

如果您喜欢此文请到晋江多多支持~ 谢谢!


评论(1)
热度(6)

© 宇文箫 | Powered by LOFTER